- raDioHey - https://www.radiohey.com -

07樂壇盤點之四︰選秀又見選秀【新民周刊 2007.11.27】

關鍵字︰華語樂壇
第1頁︰07樂壇盤點之一︰道統市場慘淡依然(1)第2頁︰07樂壇盤點之二︰無線彩鈴 風光不再第3頁︰07樂壇盤點之三︰獨立音樂 漸成氣候第4頁︰07樂壇盤點之四︰選秀又見選秀

“選秀”是一個老掉牙的話題,2007年也不例外。只是對於時下的選秀,應該一分為二的看。確切的說,一個是選秀,一個是選秀後。選秀是遊戲,對於電視台主辦方而言是娛樂節目,娛樂產業。而對將秀星招至麾下的唱片公司而言,則是唱片業的主力軍,這是一場造星運動。

選秀進行時 疲態畢現

2005年,《超級女聲》在一片喝采聲中創造了驚人的收視率,在讓湖南電視台掙得盆滿缽滿的同時,“電視選秀”在中國找到了市場。在“草雞一夜變鳳凰”的誘惑下,從06年到07年,這兩年是內地娛樂圈的“電視選秀年”。從《夢想中國》、《星光大道》到《紅樓夢中人》、《加油,好男兒》,各地紛紛做“秀”。只是,經過高密度的選秀轟炸,這一節目類型越來越“疲態”畢現了。

選秀進行時,對於年中選秀季,永遠不缺熱鬧的PK場面和彌漫的黑幕傳說。黑幕成為選秀必看的看點。譬如今年型秀比賽被淘汰選手朱小磊爆出選手吸毒、女選手夜宿導演房等內幕,比如“絕對唱響”的某選手8進6比賽前突然失蹤, 吉傑突圍賽高票重返假戲真唱隨後又成為“快男”比賽最大刷票王,“好男兒”8進6“人氣王”李易峰會不敵閆安最終被曝從業人員手誤,型秀冠軍OP組合無故“添丁”讓人大跌眼鏡。而“紅樓選秀”更為人詬病,李旭丹奪冠創造出選秀史上第一個復活選手成為冠軍的記錄。至於“快男”評委楊二車娜姆搶足了風頭,到重慶衛視《第一次心動》上與柯以敏教母丑態畢現的演出,已經將妖魔化的選秀推上了電視熒屏的窮途末路……

隨著浙江衛視選秀節目“夢想奧運真男孩”草草收兵,各衛視的選秀節目今年的選秀節目也都黯然收場。《國際先驅報》針對選秀節目展開3000人調查,結果顯示,對選秀節目“已經審美疲勞”的人比例高達88.53%,選擇“沒有審美疲勞”的人的比例只有2.4%。兩年前“全民皆超女”的熱浪,降溫迅速。大同小異選秀節目形式,不是PK,就是淘汰,“刺激度”大打折扣;而選秀的原因也無外乎“成就夢想”“想唱就唱”“絕對想唱”。受訪者說,“形式單調,越看越像,自然審美疲勞”。07年除了天娛的“快男”一枝獨秀以外,其他幾大選秀節目都不能與往年媲美。收視率永遠是電視節目好壞的第一指標。在“快樂男聲”、“絕對唱響”、“加油,好男兒”和“我型我秀”等4檔選秀節目中,當之無愧的老大非 “快樂男聲”莫屬,平均1.6%的收視率足以傲視群雄;“絕對唱響”崛起迅速,憑借精良製作和宣傳轟炸創造了1.2%的高收視率,成為最大的黑馬;而上海的兩大選秀節目則具顯頹勢,其中尤以“我型我秀”為代表,0.4%的收視率完全讓人看不出它曾經的風光。作為內地老牌選秀節目,今年的《我型我秀》從收視率到選手知名度,都無法與往屆相提並論,即使冠軍OP組合,也是去年的老面孔,被戲稱為“留級生”。而“加油,好男兒”平均0.95%收視率也在說明節目的力不從心。

“一年選秀,十年無苗”。仔細留心一下幾大選秀節目,人才匱乏問題已顯露無疑。因為,活躍在幾個同類舞台上的,好多都是熟面孔,組成了一波“選秀專業戶”。 選秀的第一平台是湖南衛視“快樂男聲”,接著才會依次輪到“好男兒”、“我型我秀”、“絕對唱響”等。這種排次決定了選手專業戶現象。最有名的當屬“型秀”冠軍張傑“叛逃”到“快樂男聲”咸魚翻身,而幾大選秀節目落選的選手又會“流竄”到“夢想中國”“星光大道”,“唱響”獲得名次的臧一人今年繼續“型秀”,而更多名次不佳的選手更是頻繁地跑場於各節目之間,卯足了勁爭取走紅。今年“絕對唱響”的前幾名,杉籽伽、邱嘉敏、胡雯娟、嘯楠等,都是曾經在“快男”、“型秀”、“超女”比賽中被淘汰的選手。看來看去都是哪幾張面孔,這也是選秀舞台讓人疲倦的原因之一。

選秀完成時 金字塔現狀

選秀成了現下通往名利場最好的捷徑。很多新人甚至都不惜透過選秀,來提升自己的人氣。有個同行感慨,“如今新人沒選過秀,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新人”。放眼如今的內地歌壇,除了“演而優則唱”,除了秀星,似乎就沒有專業歌手了。從04年開始,第一屆超女安又琪、張含韻開始下滑,“黃金一代”的李宇春、周筆暢、張靚穎、何潔今年完成了第二張唱片,她們是中堅力量,而那屆的黃雅莉、葉一茜、紀敏佳走勢都不算妙。06年的“末代超女”中,也只有冠軍尚雯婕發展較好。有一個好東家就是成功的一半,“挖人”冠軍華誼兄弟在其中的作用功不可沒。而今年剛剛被推上前台的“快男”張傑、陳楚生、魏晨、甦醒大多數只發行了EP甚至單曲,也都處在一個尷尬的轉型期。番茄台兩大選秀節目這兩年也有些成績,但也得益於環球上騰。薛之謙、王嘯坤、俞思遠 BiZ樂團這些藝人棱角分明,走偶像或搖滾路線,靠的正是環球唱片的定位。而“好男兒”的標準就是“色藝俱佳”色為先,喬任梁與井柏然、傅辛博組成的BOBO組合等人,他們走的是演藝圈的路子,至少不會在歌壇裡耗死。

市場越來越小,秀星越來越多。單拿天娛來說,每年五大場區,每個場區20強,一年就有100個新人。三年下來,全中國光說天娛就有300號新人,競爭的殘酷性就可想而知了。作為中國選秀第一大鱷天娛傳媒,他們歷年來所走的路線是和湖南衛視合作,借助平台捧紅並簽下歌手。於是乎從一開始,選秀就是三方之間的遊戲。選秀不可能將所有歌手捧紅,特別是在選秀節目結束後,選秀名次的含金量就顯露無疑。縱觀目前情勢最好的秀星,無一例外都是選秀節目的冠軍。李宇春、尚雯婕、陳楚生均是金字塔的塔尖。這些人往往早早的就被華誼、太麥等大公司內部“認購”。而往下類推,周筆暢、張靚穎、甦醒、魏晨和他們的名次也形成了對應。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尚雯婕,作為06屆超女,她的發展境遇比其他幾人好出不少。

天娛的攤子越鋪越大,可以看出這家最大的選秀公司對於手下秀星的推展,已經無以得力。今年天娛發行了何潔、劉力揚、丁香曉曉、Reborn三張唱片。除了丁香曉曉稍具口碑,其他都一如既往的顯露出了“爛柿子效應”。在人們理念裡,選秀是看的,唱片是聽的,想要改變談何容易。另外,天娛今年開發了旗下周治平的“步酷”音樂廠牌,推出了許飛、厲娜的唱片。許飛有陳升的加盟,厲娜則有袁惟仁、李泉助陣。舞台上靠魅力,這個時候演唱實力的問題就可見一斑了。

秀星太多,李宇春太少。這就是一個由秀星們圈起的圍城,誰也無法逾越雷池半步。往後的結果也能預料到,大魚吃小蝦,大公司的大牌秀星還將佔據主導位置。而一些金字塔最底層的秀星還要苦苦掙扎,從零開始打拼。當然有一些秀星的做法是值得借鏡的,譬如胡靈簽約海蝶,王櫟鑫簽手種子,越來越多有潛質的選秀藝人正在被塑造與包裝。這更能顯露出國內唱片業的無作為。在人氣爆棚後的音樂上的無作為。而薛之謙《認真的雪》、馬天宇《該死的溫柔》這些熱門歌曲出自選秀藝人,也說明了藝人再造的重要性。儘管秀星目前的唱功實力很多方面都不盡如人意,但亦可透過製作達到預期的成效。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秀星)在個人。

選秀將來時 08無望未來觀望

選秀越來越不招人待見,這是談選秀色變的年代,誰都可以做一回秀粉,誰也有理由炮轟它。這在老牌科班歌手裡最為常見,譬如今年楊坤屢次炮轟李宇春和選秀現象,“選秀是特別不好的一個現象。它導致所有的青少年都覺得上學是一個特沒前途的事。其實不是每個人都能當歌手的,如果那樣的話全國都成卡拉OK了。我數次與選秀獲獎選手同台演唱,他們一上台自然很火,但是唱到第三首就沒有掌聲了”。最搞笑的是馮小剛的評價,“現下選秀選出的都男不男、女不女,還學一口台灣的娘娘腔,什麼‘狗狗啊、抱抱啊’,那些女孩子為什麼還那麼喜歡這些‘二椅子’……”。馮大導的話聽來滑稽,也一語道出了現今選秀的尷尬。

今年9月,一場以“選秀”為主題的論壇在京召開,沈黎輝、宋柯、周治平、王曉峰等多位音樂人出席。簽下好男兩位選手的“橙天拾捌”公司負責人丁寧表示,簽下選秀選手讓他們受益匪淺,關鍵是賺到了錢。而反面意見來自評論圈,他們認為選秀選手吃香只是一時,從長遠來看並不被看好,選秀的火暴是假象,“如果將來有一天我們的歌壇全是選秀歌手,那麼這種狀況將很糟糕。” ,可謂一針見血。

2008年,奧運會是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唯一焦點,連續幾年的選秀熱有望在明年戛然而止。對於2008年是否暫停選秀節目,國家廣電總局至今未對此公開表態,但降溫已是預料之中的事。

今年8月份媒體的一次選秀節目的民意調查中,叫停惡俗選秀節目獲得了96.4%支援率,可見民意所趨,對惡俗選秀節目的糾偏早已迫在眉睫。國家廣電總局向部分惡俗的選秀節目出示紅牌之後,又出台了一系列具體管理措施和細則,對當前群眾選拔性節目“惡俗化傾向”進行整治。按規定,各省級、副省級電視台上星頻道舉辦、播出群眾參與的選拔類活動將不得在黃金時段播出,節目中不得出現嘩眾取寵的環節,場外一切投票模式均被禁止。“禁秀令”兵臨城下,選秀節目該何去何從?

作為擁有最多選秀藝人的天娛公司老總王鵬明確表示,“明年沒必要再辦超女快男,現下選秀做得太濫了,去年全國就有200多個。一方面是政策干涉,一方面是百姓回應,這是一個正常淘汰的過程。而天娛將會和湖南衛視合作開發一檔奧運綜藝節目。”至於老對手東方衛視,負責人表示,“為了讓路奧運,好男明年很可能將停掉”。作為奧運年,各地衛視並不排除搞一些以奧運為主題的“選秀”。如此說來,下一個秀星將是體育明星?

(責編︰李松岩)
http://music.tom.com  2007年11月27日 15時30分 Tom 專稿 琳距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