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aDioHey - https://www.radiohey.com -

北京搖滾圈絕密檔案解封 唐朝成名作並非原創【大陸南方都市報 2007.07.26】

[1]如今的唐朝樂隊

檔案解封·事件 :台灣音樂人披露北京搖滾圈奇聞逸事

“他(張培仁)越是大方,這邊的樂隊就越會坑他的錢。”

“他們就拿著槍押我去加油,然後去我家,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

回望這二十年的中國搖滾之路,曾經的輝煌是無可否認的,但在輝煌背後,卻隱匿了許多不為外人所了解的事。這其中所存在的諸多矛盾與弊病,也直接導致了後期中國搖滾的日漸消沈。

二十年後的今天,搖滾盛世的年代已離我們遠去,當年被嚴重神化的“英雄事跡”也逐漸被人們淡忘,而背後那些關於搖滾人與唱片公司之間的“丑行劣跡”,也不斷浮出水面。日前,記者採訪了在中國搖滾史上有一定代表性的台灣音樂人方無行,他向記者講述了當年中國搖滾輝煌背後的真實故事。

在回敘這段往事的同時,方無行也不忘強調,這些當年搖滾圈裡的事情,其實並非什麼驚人內幕,有些更是在圈內相傳已久的佳話,只是外界並不了解。之所以現下可以說出來,是因為時間久遠了,其厲害性也逐漸被淡化,而相關樂手在回應這些事件時,也大都語氣平靜。像何勇談起自己帶兩把斧頭與頭家談判的往事,他只是說,“我當時就是不滿意,所以就去把母帶搶回來了。”那些曾經有過衝突的人,現下也多數化解了矛盾,而很多當年覺得相當嚴重的事情,現下看來也只是圈裡的一些奇聞逸事,成為一種談資而已。

關鍵詞·花錢 樂隊把台灣製作人當領款機

滾石魔岩在當時來說,是內地最大的一家外資唱片公司,但恰恰也是最不賺錢的一家,方無行認為,魔岩在當時之所以能做得有聲有色,他們最大優勢是肯花錢,但弊端也正是亂花錢。“一般用幾十萬就能做出來的唱片,滾石要花幾百萬。例如唐朝那張,就花了三四百萬,一方面是滾石對自己簽的樂隊願意花錢,另一方面,就是你不花那麼多錢就做不完。”對於最後這句有特別含義的話,方無行也打了個比方,就是有一次他從台灣返回內地,是跟一支樂隊聯繫好了才來,但他人還沒到北京,那支樂隊就在他預定的當時最高檔的王府飯店商務中心,以他的名義購買了數千元的商品,當時的數千元,是相當高的一個數字;而他請另一支樂隊吃飯時,這支樂隊就在最高檔的餐館裡把選單上最貴的菜都點了,而且還一式兩份。這些費用都打入製作費裡面,可見要花上幾百萬並不是難事。

當事人說法 

對於滾石亂花錢的問題,方無行認為是張培仁的一個錯誤的戰略方針,“當時他是希望用這樣的模式去打通內地的關係,跟這邊的人打成一片,但他沒想到,他越是大方,這邊的樂隊就越會坑他的錢。”

面孔樂隊

關鍵詞·衝突 某樂隊持槍洗劫製作人家

樂隊與外資唱片公司之所以後來起了矛盾,更多的還是錢方面的問題。對此,方無行舉了例子︰“離開滾石後,我去幫BMG做事,BMG簽了面孔樂隊,並預備了80萬元的宣傳費。後來拍MTV,他們不配合,要自己搞,竟然說要用家用DV來拍,而預測拍MTV的費用是30萬,BMG當然也沒同意。”

1996年,當面孔樂隊的專輯《火的本能》推出後,樂隊與方無行出現了相當嚴重的衝突,對於這件事,方無行說︰“唱片只賣了不到20萬張,我還給了他們保底的30萬版稅。但他們認為不止這個數,說還有30萬版稅沒給他們。再加30萬,那意味著唱片可以賣掉六七十萬張,連鄭均都賣不到。”

“那天晚上我開車,發現有車跟著我,我就覺得不對勁,因為事前已有人告訴我,有人要找我麻煩。於是我加速想跑掉,在三環上逆行,希望能被公安攔住,但結果沒有公安。後來我跑到沒油被他們攔下來,他們就拿著槍押我去加油,然後去我家,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這件事最後也不了了之了,方無行說,“我不想報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方無行強調,這事已經過去很久了,現下只是當作趣事來說說。

當事人說法 

記者打電話給面孔樂隊的貝司手歐洋求証,他承認了這事,但他也表示︰“這事聽起來是挺嚴重,但其實也沒什麼,現下已經沒事了,後來我還跟小方合作過瘦人的專輯,大家也還有來往。”但對於方無行這個人的評價,歐洋還是不太認可,“他給我的感覺始終還是個做音樂生意的商人,而且不是很誠懇的商人。”

何勇專輯《垃圾場》封面

關鍵詞·暴力 何勇帶兩把斧頭與頭家談判

這件事也已經是圈內公開的祕密了,發生在何勇與當年大地公司的頭家劉卓輝身上。劉卓輝在接受採訪時說,當時兩人之間是產生了矛盾,但純粹是製作方針的問題。“我做事情不是單憑興趣,必須要有預算,出版的時間要有計畫。何勇的那張專輯《垃圾場》,當時在錄音方面,公司派了兩個製作人負責,錄完後,兩個製作人都說這個母帶已經沒問題了,但何勇還是不滿意,一定要再錄一次,但我不能再往這事情上花錢了,所以他很生氣,就上門找我談判。”

“這事在當時會覺得挺嚴重,但現下看來其實很有趣,他不是真的要砍人,他就是找我發牢騷。後來我就跟他說,我們現下不合作了,我幫你把母帶轉給魔岩,那時候我已經跟張培仁開始合作,所以何勇這張就很順理成章轉給了魔岩。”

劉卓輝在談起這件事時,也相當謹慎,擔心會被別人認為他別有用心,所以最後他也強調,這事如果發生在竇唯身上,大家會覺得很嚴重,但發生在何勇身上,則顯得很正常。“其實我很理解他,我知道他這人是這樣,他的確很朋克。”

當事人說法 

記者打電話給何勇向他求証,何勇表示當時確實出了這么一回事,主要原因也如劉卓輝說的那樣,但劉卓輝還是說漏了一點,“當時,我跟大地簽約後,專輯很快錄了但卻沒有及時推出,而是先推了景岡山和李玲玉的流行專輯,我就很不滿意,去鬧,也被告知要服從公司安排。所以我就去把母帶搶回來了。”

曾讓無數搖滾青年為之震撼的《夢回唐朝》

關鍵詞·創作 唐朝成名作歌詞非樂隊原創

方無行於1991年正式進駐內地,當時他與滾石唱片的張培仁,以及來自香港的陳健添、劉卓輝四人,是最早進入內地開拓中國搖滾樂市場的港台音樂人、製作人。

方無行到北京後第一個接觸的樂隊就是唐朝。該樂隊成名作《夢回唐朝》當年曾讓無數搖滾青年為之震撼,據說是丁武在西藏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那裡獲得了感悟,於是創作出這首驚世之作。但方無行在早年發表的一篇文章裡卻提到,唐朝這張專輯中,包括《夢回唐朝》等歌的歌詞,多是藉他人之手創作。

在接受採訪時,他對此給予了肯定,“這個事情其實圈內人都知道的,《夢回唐朝》這首歌的歌詞是我寫的,不過中間那段唐詩是他自己加的。當時這首歌的間奏比較長,他覺得有點空,就加了白居易的詩進去。當時我們都很有默契,所有作品都打唐朝的名字。丁武也沒說是他寫的,如果你跟他是朋友,他就會很明白地告訴你,這首歌是小方填的詞。”他還透露,唐朝的第三張專輯也基本做好,裡面的歌也有部分是他的作品。至於這張專輯什麼時候發,則未能確定,“因為現下還沒找到錢。”

當事人說法 

丁武說當年滾石的那段經歷只能說明大家都不成熟,台灣人也並不知道該怎么將中國的搖滾音樂定位,他們有“一夜爆富”的暴躁,所以,幾年之後張炬出事之後他們一下陷入迷茫和低潮也是必然的過程。對往事,他並不想多談。搖滾圈裡的事他看多了,他說其實這圈子根本不是外人想像的那麼亂,要說亂,娛樂圈演藝圈的人生活不更亂?他感覺真正喜歡搖滾的人生活都很正常,現下也冒出很多新的搖滾樂隊,,這對搖滾樂的發展是好事。

關鍵詞·混亂 台灣員工與樂隊合謀撈公款

當年滾石魔岩突然撤離內地,引起外界許多猜測。張培仁曾說過,離開內地的有關原因,要等十年才能說清。而兩年前,張培仁說,有些問題雖然等了十年,但他還要再等二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說得清楚。

但日前方無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卻隱約道出了個中原因。方無行說,當年滾石內部問題相當多,一來高投入製作的唱片賺不回成本,二來公司內部的制度也相當混亂,到了後期,更出現了台灣派過來的從業人員和內地樂隊裡應外合,賬目混亂,從中撈錢的現象。“他們找來很多假髮票充數。比如錄音棚,300元報3000元。找個樂手,可能一首歌500元,他們就可以報1500元或者2000元,好幾倍地往上浮報。”

當事人說法 

方無行認為,這個問題跟公司頭家也有關係,其實張培仁不是不知道,只是因為那個錢也不是他的。當時魔岩的很多資金就是從台灣滾石那邊來的。“後來,台灣滾石內部發生了人事鬥爭,公司大換血,弄到最後,滾石整個領導班子都換了,於是就開始查魔岩的賬。一下就垮了。”方無行還強調,張培仁不是不想來北京,是滾石強製他不許過來。

新老搖滾人寄語中國搖滾未來

2008年,是一個契機﹗

倘若說十年前的輝煌背後,隱藏著太多因發育不良而引起的危機的話,那今天的中國搖滾又將呈現出一種怎樣的狀況?就此問題,記者採訪了數位代表了老中青各個層面的搖滾人,讓他們去描述一個現今中國搖滾的真實現狀,同時也讓他們從個人角度上去展望未來。

其實關於中國搖滾的未來,很多人都不那麼看好,認為在中國現今的環境下,搖滾樂始終是一種與之相沖的音樂。但記者在採訪時,卻發現搖滾人對待未來的態度都相當樂觀,在他們看來,中國搖滾的環境正在轉好,而且會越來越好。其中“痛苦的信仰”所表達的願望則最有代表性,他認為2008年對於中國搖滾樂而言,是一個契機,“希望2008年,在奧運會場上出現搖滾的影子。”這個願望,或許代表了很多搖滾人的想法,兩年後,中國搖滾值得期待。

黑豹:希望不要再有人亂說話

這兩年中國搖滾樂確實有了點起色,主要原因還是政府的態度放寬了。早年的中國搖滾曾出過不少亂子,政府一度對這種音樂產生了誤解,也讓中國搖滾這一路過來走了許多彎路。現下情勢慢慢好轉了,特別是這兩年,政府的態度開始有所轉變,從去年崔健終於能在工體開演唱會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開始,希望以後不要再有人亂說話了,搖滾不是罵出來的,再像以前那邊的話,就等於是自取滅亡。

何勇:中國搖滾要有娛樂精神

其實我們不應該把搖滾脫離音樂來看待,中國搖滾樂的環境,就是音樂的環境,但現下中國的音樂環境,是更偏重娛樂性的,所以搖滾也必須具備娛樂的一面,娛樂不是壞的東西。例如今年的“超級女聲”就有選手選唱我的《鐘鼓樓》為參賽作品,雖然外界有很多人覺得她把這首歌唱成R&B,是對我的不尊重,但我非常欣賞她的做法,我也很喜歡“超女”這東西。如果“超女”能關注到中國搖滾的話,我認為是一件好事。

二手玫瑰:情況正在轉好,但步伐太慢

現下的中國搖滾其實是比當年要好了,特別是這兩年,情勢有了明顯的向前進的趨勢,很多樂隊的理念都開始轉變了,在扛了很久後,現下慢慢把態度放鬆下來,這對於日後的發展是一個好的現象,但在我看來,這個前進的步伐還是太慢,不過另一方面,我又擔心要是太快了,估計又會出什麼亂子,所以現下這樣其實挺好的,我認為以後也會越來越好。

謝天笑

謝天笑:我們很樂觀,未來值得期待

中國搖滾的未來,是肯定會更好的,因為沒有比現下更不好的了。我認為現下的中國搖滾發展起來要比當年自然很多,以後會不會再有什麼轉變,這很難說,但我相信這個行業的人都是樂觀的,未來也是值得期待的。

痛苦的信仰:有了百花,但還沒齊放

現下的中國搖滾,是有了百花,但還沒齊放,需要等待一個突然而來的契機。2008年,對於任何行業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搖滾樂也一樣,希望2008年,在奧運會場上會出現搖滾的影子。

http://ent.QQ.com   2006年07月26日 10:50   南方都市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