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7

超級星光大道後,台灣還需要什麼樣的選秀比賽

當內地超女、超男、快男一拖拉庫選秀節目紅透半邊天的同時,台灣也不免俗的推出超級星光大到與校園歌喉戰,只不過無知的媒體一昧的將台灣此類的選秀節目謔稱為抄襲大陸的節目,殊不知此類選秀節目早已橫行台灣電視圈十幾二十年,而平日喜歡斷章取義的大陸媒體則大量引用『抄襲』字眼,企圖矯正大陸觀眾對於大陸綜藝節目素質不良的刻板印象。但台灣媒體的無知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改天再好好提出例證讓大家公幹一番。回歸正題,台灣需要怎樣的選秀節目呢?既然大陸媒體不斷拿超級星光大道是抄襲大陸的超女來炒作話題,那常標榜具有無限創意力的台灣製作人下一步應該怎麼走出自己一條路?大陸的選秀比賽,強調的幾乎是十項全能,十八般武藝樣樣需精通,但實際上比賽結果往往荒腔走調,儼然變成一場比爛競賽(從眾多爛蘋果中找出一顆比較不是那麼爛的),評審也不竟是該領域中非常專業的翹楚,例如楊二等等(大陸版的阿美姐)。直到快男開始,與音樂相關的議題才慢慢受到重視,但整體來說,大陸的選秀節目重視的是視覺效果,也就是利用硬體去彌補比賽者專業度的不足,所以舞台設計、 燈光音響就格外重要,不過其呈現的效果表面浮華,但品質低劣。而台灣則利用參賽者的高素質去彌補硬體設備的不足,所以選出來的優勝者相對也比內地任何優勝者在品質上高出很多(大陸快樂男聲唱歌基本上毫無技巧可言,西門町走一遭隨便抓一個可能都比他們唱得好,不過音色上有些是真的還不錯。)。但一樣是歌唱類比賽,如何展現台灣的優勢與前瞻性,在一片混戰中殺出一條血路,才是最重要的課題。Band出一片天由於KTV盛行,會唱歌的年輕人比比皆是,屬於自己的風格是一個明星的基本要件,而音樂相關的才華絕對會是決勝關鍵點。台灣玩樂團風氣更勝以往,年齡層也降低許多,所以將樂團比賽端上台面也趨成熟,過去類似的比賽受到矚目的程度並不高,例如YAMAHA熱門音樂大賽雖然挖掘出不少像張雨生、邰正宵、王傑、東方快車等等的優秀藝人,但至今還是很少受到媒體的青睞與重視,其他還包括培育出陶晶瑩的校園金韻獎等等,最多也只是在校園風行,很少般上台面與民同樂。或許詹仁雄與偉忠哥可以考慮將此類行音樂比拓展成全民運動,利用節目娛樂性效果,讓台灣樂團勢力更上層樓。不少唱片公司或電視製作公司鮮少碰觸相關樂團圈音樂人的最大主因,主要在於樂團比一般偶像藝人還難掌控,而其自我為中心的個性往往增加溝通上的困難。其實解決這問題很簡單,只要明訂參賽規則,不願配合者則喪失參賽資格,如此或許可以增加節目進行時可能碰到的突發狀況,其實大部分樂團也很清楚,增加曝光度與知名度絕對高於強調樂團的自我特質,況且配合主辦單位的同時,又能將自我特質發揮淋漓盡致的樂團才是一個接受得了市場考驗的樂團,例如唱死黑金屬的樂團,如能將鄧麗君的歌曲詮釋出另外一種味道,那表示這樂團已經成功了一大半,相反的扛著死硬理念旗幟,不屑翻唱經點老歌的團體終將為市場所淘汰,國外金屬團體或是另類樂團不也常常於各種tribute的專輯中獻唱,而且得到非常好的評價,音樂沒有好壞,如無法接受其他音樂類型的共存,我相信該樂團也走不出自己的格局。為什麼要選定樂團作為整個電視節目主軸,其實很簡單,切割台灣與大陸互控抄襲的陰影(大陸節目還沒到可以跟台灣並駕齊驅的時候,此舉只會將台灣格調往下拉而已),樂團的比賽除了可以結束這場唇槍舌戰外,還可以展現台灣音樂龍頭的地位,宣示領導音樂潮流的主導權還是在咱們手上,不然台灣類似歌唱比賽再繼續衍申下去,只會越來越綜藝化,最後為了衝刺收視率,各種低俗的表演絕對會冒出頭來,然後將自己的價值消費殆盡。如同超級星光大道一樣,主辦單位可以將節目劃分幾個單元:1.創作PK賽讓樂團展示自己的創作力。這單元其實非常重要,不會創作的樂團就直接剔除在外,免得太多泡泡糖般的樂團湧現,對台灣樂團的國際知名度不是一件好事。台灣本身市場有限,樂團對外發展非常重要,創作是樂團最基本的生存法則。就像當初的東方快車樂團一樣,專輯有一半以上非出自團員之手(戰火這張專輯例外),所以國內外評價都非常低,台灣不需要這樣的樂團砸自己的腳。2.老歌PK賽(國台語、西洋)3.最新國語流行歌曲PK賽主要是讓樂團不要跟流行脫軌,而且藉由流行歌曲可以考驗一個樂團主唱的唱功與樂團的編曲能力,台灣樂團主唱普遍就是唱歌技巧不佳,走音嚴重,利用老歌與流行歌曲的翻唱可以讓消費者與評審很快了解該團主唱唱歌是否真的下過苦工,而且比較容易與消費者間取得連接點。如果都只是唱一些國外很冷門的歌曲,我想得到的共鳴絕對會很低。為了與流行市場接合,此單元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台灣樂團普遍問題是對於音樂的態度有嚴重的偏差,對流行音樂嗤之以鼻,但請記住,音樂沒有好壞,只有自己喜歡不喜歡,如果覺得這首歌不好,那就利用自己的功力將這首歌改編成你覺得可以接受的樣子,我想那比較容易獲得別人的尊重,要別人尊重你的音樂前,請先尊重別人的音樂型態。... Full story

像極流水席歌舞團的演唱會-五月天演唱會觀後感

從1999年第一張專輯『瘋狂世界』發行以來,五月天今年已經邁入第八個年頭,這八年來華語市場變化巨大,各類音樂使出渾身解數競逐台灣樂壇霸主同時,我看到唯一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樂團,真的非五月天莫屬,說來好聽,講難聽點,就是停滯不前,不思長進。今年金曲獎評審對於五月天連入圍都被輕忽的同時,一場不及格的演唱會又給五月天狠狠的呼了一個耳光。 時間:2007年7月20日地點:台北小巨蛋演唱會前,主辦單位不斷利用重金所打造的舞台來當作宣傳噱頭,四千萬高價的舞台場景,三四百萬的煙火爆破確實所費不貲,原先抱著一種看秀的心情進入會場,最後得到的結果卻是大失所望。整體感覺還是在看秀,只不過不像大型演唱會的秀,而是一場高貴的流水席歌舞團秀。演唱會主題「離開地球表面JUMP!」,演唱會前播放了一段intro,感覺非常用心,接下來20多位特技演員從天而降,可惜的是,前面引導產生的高昂氣氛在布幕拉下的同時,像澆了一桶冷水,馬上將我情緒推入低點。第一首歌曲武裝前奏落下,根本與前面的intro不搭,既然有大量爆破陪襯,所帶引的應該是一首讓大家會想跳到抽筋的歌曲,而武裝前奏卻是剛好相反,就像去舞廳跳舞時,DJ接錯歌曲一樣,顯得非常突兀。我曾經在濱崎步演唱會觀後感文章中提到,台灣演唱會最大的缺點,就是煙火爆點永遠爆在不對的節奏點上,音響效果糊成一片,本來以為五月天這場總價六千萬的演唱會會改善一點,沒想到結果還是一樣。燈光效果是演唱會最大的敗筆,將整個演唱會的格調搞得非常low,感覺整體燈光像是個拼裝車,不具整體性,最大的問題點,在於與歌曲的搭配上也不是非常match,在快歌部份燈光就像著了魔一樣瘋狂變化,一點節奏感也沒有,更甭提有什麼橋段可言。演唱會的燈光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他可以協助表演者將整個歌曲帶入另外一個意境,台灣演唱會在這點的著墨上很少,這是我覺得非常可惜的。雖然這次燈光是請國外的師傅操刀,但燈光這東西是要隨著音樂變化,有時候請國外專業的師傅不一定可以表現的更好,因為對於歌曲的熟悉度不夠,能產生加分的效果有限。音響上也是一大缺失,吉他的聲線非常不具爆發力,整體音場就像是悶在鍋爐中無法爆開,所有樂器全都糊在一起,聽不出層次。煙火效果幾乎也是亂放一通,不對時不對點,每個爆點幾乎都沒有落在節奏上,煙火的爆破是一種高潮情緒的引導,只不過這場演唱會我完全看不出負責煙火單位的專業程度。整體來說燈光、音響、煙火的錢是真的白花了,一點也不值得。第一首武裝結束後,我發現我已經耐不住性子,Opening都搞成這樣,後面還能精彩到哪去,但我還是耐心的看完整個演唱會,至少寫出在寫關後感時,不至於斷章取義。武裝結束後,也忘了還有唱幾首組曲(我是真的開始打瞌睡了),但接下來的高潮歌曲「離開地球表面JUMP!」讓整個會場情緒high到最高點,在歌迷的加持下,整個地板震動好幾分鐘,可惜音響的爆發力不夠,讓我從頭到尾都沒有站起來聽歌的衝動,我仔細看看左右前後的聽眾,清一色十幾歲的小女生,或許主辦單位覺得這些小女生是來看五月天的,音響效果不好他們也分辨不出來,所以敷衍了事。如果是向西門町或是淡水漁人碼頭的歌迷會那就算了,但對於一個售票的演唱會,我真的給予不及格的分數。陳綺貞出場時,現場達到第二波高潮,可惜阿信與綺貞兩個人真的太害羞了,互動不佳,整個冷到不行。不過陳綺貞聲音的穿透力真的非常驚人。前面的抱怨,大多著眼在硬體上,但當唱到「戀愛ing!」時,我又深深嘆了我這場演唱會的第二口氣。過去五月天的習慣就是在演唱會上跟女友求婚,老實講,石頭首開先例後,我就覺得這種公器私用的求婚情結在演唱會實在不夠適用,不要忘了,消費者是買票進場看表演,而石頭利用現場的人氣達到求婚目的(這跟某些偶像歌手或團體喜歡將演唱會當成綜藝節目主持有什麼兩樣),按照邏輯來說,五月天應該付錢給歌迷當車馬費,因為現場的歌迷一下子全都變成了臨時演員,不給些車馬費實在過意不去。但接下來彥明用同樣手段求婚成功,我就開始覺得,曾經非常讚賞的五月天,是不是已經不再是搖滾天團,而是綜藝天團。這裡當然不是又要提到誰跟誰求婚,因為我想五月天不會糟糕到同一個梗連用三次。(如果瑪沙、怪獸、阿信也用同樣一個梗的話,我會招集歌迷申請退票,而且還要發給歌迷車馬費。)為什麼當五月天高唱「戀愛ing!」時我深深嘆了一口氣,主要是他們安排一個非常突兀的橋段,突兀到我開始懷疑五月天到底怎麼了。因為歌迷合唱L‧O‧V‧E時,聲音太小,所以五位團員就故意躺在舞台上耍脾氣,要歌迷大聲點唱,五個加起來快160歲的男人玩這遊戲實在不適合,號稱跟他們非常親近的日本天團GLAY會為了創造演唱會高潮而躺在舞臺上鬧脾氣嗎?應該只會讓日本媒體看笑話吧!整個演唱會,彷彿是個錄影現場,錄影師在舞臺上穿梭,非常煞風景,而五月天也不斷對著攝影機擠眉弄眼,秀出最漂亮的舞臺動作,很顯然是為了發行DVD所做的準備。接下來,天花板上的造型橋緩緩落下,當我進入演唱會場地時,總覺得這天橋應該有特別效用,所以雖然前面的表演並不如人意,但還是抱持著一絲希望,直到天橋緩緩落下,那份希望就像現場的煙火爆破一樣,碰一聲,然後只剩下讓人窒息的煙味瀰漫。五月天所有團員換了裝,儼然是4466翻版,只差沒來個後空翻之類的舞蹈動作。天橋落下那剎那,阿信先解釋這座天橋的涵義,然後他們站在天橋上自我介紹(謎底揭曉,我感覺那座橋主要讓五月天自我介紹還有射紙飛機時使用。),說著感人的話,全場驚呼聲不斷,然後五個人在上頭合唱了一首『垃圾車』,當時我多麼希望小巨蛋屋頂可以降下一台垃圾車,將他們五個人載離這地方。我想他們又忘了,他們代表的是台灣的搖滾天團,拿著這旗幟在整個亞洲立足,如果他們都沒有思考反省的能力,又如何讓台灣更廣大的歌迷當他們的後盾,給予更大的支持呢?(當北京的媒體與搖滾圈發表評論說你們不是搖滾樂團,內地搖滾歌手也不斷詆毀你們的成就同時,為什麼不因此更加努力證明自己的實力呢?將自己搞的弱智化,是逃避嗎?還是你們已經放棄了自己的堅持?)下面連結是一篇內地新聞,看完你絕對會很氣憤。摇滚被强暴了!记住3月20号--中国摇滚耻辱日... Full story

打擊盜版,打擊到誰?

幾年前,上海某個官員面對國際關於盜版與仿冒批評的聲浪時,他說,中國也反盜版,但,現在不是時候。這句話有很大的涵義,因為他們知道中國從無到有,人民需要學習與模仿,也就是中國需要全世界各國的養分來茁壯他們的產業,所以中國取締盜版一向都做做樣子,等到養分吸足了,靠著中國龐大的內需市場,創意與創造產業將扶搖直上。所以,打擊盜版,有可能打擊到誰?有可能打擊到台灣音樂創意上的永續發展。我想這句話對唱片公司來說絕對是大不諱的,但我針對這點還是提出我的看法。也讓唱片公司與政府好好去思考解決之道。從十多年前大學時代就開始收集世界各國的流行音樂,在看不懂法文、德文、俄文、阿拉伯文、泰文、韓的情況下,還是有辦法找到這些國家的流行歌曲,早期這些國家非法MP3網站充斥,只要知道該國的YAHOO確切網址,輕鬆輸入MP3 Download字串,便可以找到一脫拉庫音樂。但隨著數位音樂版權的法制化,可取得的來源越來越少,但這三四年情況改變了,原因是中國市場的崛起。在廣告公司工作時,我主要的工作之一是替大陸麥X勞規劃Internet上的Campaign,每次與大陸窗口con. call討論創意表現時,他們總會給我ㄧ個很重要的Point,那就是大陸無聊的人很多,不要怕一個艱難的活動沒有人參與,果真,一個請網友上傳自己錄製麥X勞通關密碼的活動,竟然有上千人參加,而且花樣非常多,有些自己搭配背景音樂、有些用數來寶說著,有些更妙,自己編了個劇情嘻嘻哈哈的唸著通關密語。我上面那段話想表達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大陸無聊的人真的很多。幾年前在搜尋某個俄羅斯地下樂團時,發現幾個大陸網站,竟然專門介紹俄羅斯歌手與提供歌曲試廳,而且還翻譯該藝人的介紹,慢慢的發現,瑞典、挪威、中東、韓國、以色列、西班牙等等國家歌曲,幾乎都有專門的部落格或商業網站介紹,而且還提供MP3下載,而台灣流行音樂更不用說了,非法下載點真的多到像空氣的灰塵一樣,也不要以為台灣地下樂團知名度不高,隨便搜尋還是可以找到非法下載點。當我跟ㄧ個在內地工作的同學提到這件事情時,他也回答相同那句話:大陸無聊的人真的很多。一個音樂圈的朋友跟我說,沒關係,台灣還有十年的創作優勢,但我最近觀察,台灣的創作優勢只剩下不到五年的時間。從『愛樂隊』,幾乎是完完全全抄襲『飛兒樂團,『水晶湖樂隊』更是有非常濃厚的『五月天』影子,這類模仿不計其數,但仔細聽其旋律,已慢慢脫離過去那種大陸傳統曲調,這些年他們不斷吸納台港與歐美的流行元素與音樂精華,不斷模仿,不斷製造,雖然專業度尚待考驗,但其精神已經越來越接近,雖然盜版充斥,但音樂年產值還是超過上百億人民幣,大陸唱片公司很清楚,他們要的並不是一張品質非常高的音樂專輯,他們要的是一首很紅的單曲,就算粗製濫造,只要在網路紅,透過手機鈴聲下載的收益,絕對比賣唱片好賺。台灣早期不也是如此,檯面上不少唱片公司或唱片行早期都是以賣盜版起家,除了賺進大把鈔票,也將歐美非常肥沃的音樂養分滋潤了這片土地(你會發現台灣目前有些唱片行賣著早期便宜的黑膠唱片,不要以為你挖到寶了,其實很多都是早期的仿冒品。),我們能有今天豐收的成果,不也是靠著盜版而來嗎?這幾年在政府的掃蕩下,其實只是增加找到非法音樂下載的困難度,宅男腐女對於非法音樂依舊垂手可得,但對於喜好音樂的學子,能接觸的管道變得少很多,這幾年來,大多數小朋友接觸到的歌曲幾乎都圍繞在KTV週遭打轉,吸納的音樂元素變少了,再加上CD越來越貴,在國民所得停滯不前的狀況下,可支配買CD的閒錢明顯也少很多。我們常說,生命常會自己找到出口,消費者也是一樣,除非政府切斷與大陸網路的連線,不然非法數位內容的取得絕對永無終止之日。台灣早期吸收歐美音樂的養分,都是直接殺到歐美網站去尋找,雖然現在大部分還是如此,但已經有為數不少的學子都透過大陸網站去取得這些資源,我們等於吸收到的是第二手資訊,再加上內地學生英文能力普遍都比台灣學生好,所以更容易找到各種奇奇怪怪的優質音樂,而目前這些種子已經慢慢在中國成長,雖還不到茁壯的時候,但很明顯的各類型音樂網站越來越多,當地樂團發片量也越來越大,雖然品質良莠不齊,但時間絕對會矯正一切。保護智慧財產絕對刻不容緩,而當台灣正努力想藉由創意產業在兩岸競爭中獨占鼇頭時,是不是也要回頭思考對於音樂教育是不是要更深根落實,藉由音樂教育的改革,或許可以彌補我們逐漸流失的音樂養分,就像瑞典一樣,小孩幾乎都是從小時候就開始接觸樂器,所以吸收國外的音樂養分已經不是首要之趨,因為他們可以培育屬於自己的音樂養分,而且開花散葉至整個世界。 Full story

唱片銷售遞減是誰惹的禍(下)

前面從經濟學、社會學等角度分析可能造成唱片銷售遞減的因素,也提到數位音樂的崛起對於音樂各類產業的衝擊後,這次我們要探討的是這十幾二十年唱片發展的環節中,唱片公司扮演角色的得與失,台灣主要唱片業者在過去大把大把賺進鈔票的同時,對於投資與教育卻是不成比例,炒短線的經營方式造成台灣現今唱片工業跛腳嚴重。 台灣流行音樂發展二十多年來,不乏各種扶持創作的唱片公司,從早期以代理為主的藍儂唱片,到後來栽培出伍佰、豬頭皮、陳明章、謝宇威、雷光夏的水晶唱片,發行與挖掘獨立樂團的友善的狗、暗譜唱片,以至後來的魔岩、角頭文化、大大樹、默契音樂等等,都在台灣獨立音樂發展歷史中留下漂亮章節。但是台灣音樂環境有因為他們步入正軌嗎? 對於音樂市場的改變確實是有的,但消費者的教育卻還是原地踏步。 台灣音樂發展影響最大的還是在主流唱片,伍佰、五月天要是沒進入主流體系,絕對不會有今天的成就,幸運的是還有滾石唱片不斷衝擊台灣傳統唱片市場,相對飛碟唱片(後來賣給華納唱片)來說,已經算是有良心的公司,而其他主流唱片在複製搖錢樹的同時,並沒有向下扎根,除了分贓的版權體系確實非常健全外,藝人的栽培訓練都是被忽略的一塊,對於消費者,也沒有扮演好教育角色,二十多年來台灣唱片的風格分類只有流行這詞獨霸舞台,導致目前各大音樂網站區分音樂型態時,幾乎都是利用地區來分類,例如華語、台語、歐美、日韓等等,而除了流行、爵士搖滾、古典演奏這類比較容易辨識的風格分類也常被拿來使用外,金屬、電子、民搖等等幾乎都是被忽略的一塊(更不用提金屬又分成幾種分類)。 台灣消費者普遍認為台灣的音樂大致分為兩大類:流行與另類,很吵就就是歸到另類,很怪的也歸到另類,KUSO的也歸到另類,因為對於其他音樂風格認知有限,導致市場被一切為二,如此就變得很難與先進國家的音樂市場接軌,在國外,歌手的專輯類別劃分非常精細,理由其實很簡單,每個人對於音樂的喜好往往跟個性有關,什麼樣的人聽什麼樣的音樂,為了讓消費者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喜好,歐美日唱片市場很自然的將音樂風格劃分的越來越細(很多都是樂評家在評鑑某張專輯時,為了區別過去的音樂型態所衍伸的名詞),我們不是常講一樣米養百樣人,既然老祖宗將人劃分百樣,那勢必也需要更多的音樂類型來滿足大家的需求,讓消費者更容易找到他們真正的喜好,才能開發更大的唱片市場,為什麼台灣消費者常常會覺得一張專輯往往聽不到幾次就膩了,並不是歌曲不好,主要是因為消費者很難在一張專輯中找到自己能完全滿意的專輯,旋律固然重要,但是概念性完整的專輯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張專輯結合了爵士、搖滾、重金屬、流行、民謠,我想聽完整張專輯後,應該大多數的消費者都會產生分裂性人格。 人的聽覺也會因為年齡的增長有所改變,為什麼現今的唱片市場主要族群幾乎都是國中生,並不是高中與大學生不買唱片(實際上這年齡層的消費者確實也是盜版最大的擁護者。),主要是台灣大多數歌手發片的市場確實主要多鎖定在國中國小生,因為他們覺得高中大學生不愛買唱片,喜歡非法下載的音樂,在投資與報酬不成正比的情況下,便逐漸放棄這塊市場,但台灣少子化的影響,市場母體數減少,如果無法再利用不同風格開創其他年齡層市場,落實長尾理論的經濟法則,台灣唱片工業絕對會更快畫上休止符。長尾效應為什麼重要,這前面我其實都有提過,雖然唱片市場是前面80%的人主導,但剩餘的20%的消費族群不見得消費能力比較弱,相反的根據調查,那剩餘20%的產值卻是非常可觀的,例如唱片市場主要消費人口在國中生,但他們個人貢獻度有限,每個人可能最多一個月買個一到兩張專輯,但超過三四十歲的人,消費能力絕對是十幾二十歲族群的好幾倍。 ABBA、Beatles、貓王的專輯可以一賣三四十年,劉文正、鳳飛飛、白光的專輯卻已乏人問津,但他們的歌曲有其時代意義,當時唱片市場主要由黑膠唱片與大型卡帶(現在TAPE的前身)當道,歷經三四十年,還繼續擁有的人寥寥無幾,唱片公司應該擴展高齡化市場,來彌補唱片銷售的遞減,ABBA為瑞典每年賺進上億美金的外匯,如果全都要憑靠新人與新唱片來撐起這龐大的工業,除了風險大外,投入的行銷資源絕對是賣舊唱片的好幾倍。 先前與國外一家提供歌曲分類的公司討論風格劃分的相關事宜,我開門見山就提出必須將華語歌曲的分類落到單曲上,也就是說,華語歌曲風格的分類絕對不能再用過去以藝人為中心的劃分方式,但該公司也表明執行上的困難,但其實如果現在不做,勢必無法將華語、歐美、日本唱片市場接軌,例如某人喜歡周杰倫的『藉口』這首歌,如果依照該藝人分類的話,該歌曲絕對會被定義為RNB,但其實該歌曲有點Guitar POP的味道,如果無法明確的定義這首歌曲的曲風,就無法交叉販售其他類似的華語歌曲,甚至是利用歐美日歌曲來推廣華語音樂。(數位音樂的崛起,單曲銷售數字絕對在整體音樂產值比例會越來越高。) 這二十年來,主流唱片公司在複製搖錢樹的同時,並沒有好好教育大眾對於音樂該有的基本態度,讓消費者自己摸索的情況下,導致整個台灣唱片市場像是個黃昏夜市,一陣喧嘩後,很快的關燈落幕,我想這是大家都不樂見的,可惜的是台灣唱片公司老闆們並沒有這種遠見與體認,一昧的怪罪盜版與MP3業者同時,還對合法經營的數位音樂廠商綁手綁腳,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怨不得誰。 Full story

論扁時代對音樂產業功過與對馬政府的期許(上)

為了讓台灣華語音樂龍頭地位繼續走向下一個20年,這是一篇新政府相關單位絕對要嚴肅看待的一篇文章,除了審慎衡量內外環境衝擊外,如何重返音樂產業榮景與擴大相關產業就業機會,是這篇文章所要探討的主軸。而有部分文章涉及敏感的政治議題,本人在此強調,所有評論皆著眼於現象觀察,而非無謂的褒貶。如您有不同解讀,也歡迎您留言指教。 Full story

台灣史上另類音樂單曲精選 TOP 60(已提供單曲試聽)

先聲明,以下甄選純屬個人偏好。而我聽音樂標準,除了編曲要合諧外,更注重旋律是否容易入耳,台灣獨立樂團普遍現象就是旋律不佳,此類樂團基本上都會被我列入尚待改善樂團行列。 原本標題是台灣獨立音樂精選TOP100,但發現獨立發行的專輯旋律大多欠佳,包括熊寶貝、壞女兒、強辯、錫盤街、薄荷葉、MOJO、亥兒、 Nipples、88顆芭樂子等等,基本上聽完一次就會被我放入冷宮,很難有翻身的機會,再者專輯裡面有一半以上英文歌詞的,我也不列入甄選名單,而且是直接剔除(本人非常賭爛台灣樂團或歌手唱英文歌,因為要聽你唱英文歌,那我就去聽英文專輯就好了)。所以在刪刪減減下,真的湊不滿100首單曲。而最後更名為另類精選的原因,是因為像糯米團、陳綺貞、Zaying、林強..都屬於主流廠牌,雖然都曾經在獨立音樂界混過好陣子,但為了更符合標題,所以將title更名為台灣另類音樂精選。排行順序依照團體或藝人名稱排序‧1976-夢想家 Dreamer(另推荐代表1976歌曲:態度)‧929-渺小‧Baboo-電火柱仔‧DoubleX-阿伯的蚵仔麵線與肉圓‧Echo-感官駕馭‧MC Hotdog-韓流來襲‧Morton-蒼白的臉孔‧SoWhat -愛了‧Tizzy Bac-田納西恰恰‧Witness feat.AGOTA-生命要繼續‧Zaying-藍色眼睛‧大支-水喔水喔‧小護士-摔電視‧五月天-軋車(角頭文化)‧六翼天使-思世間‧幻眼樂團-這一夜我們在這裡‧四分衛-項鍊‧朱約信-鵝媽媽要出嫁‧自然捲-自然捲‧吳俊霖-少年耶,安啦!... Full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