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音樂相關轉載’ Category

第 1 頁 / 共 10 頁12345...10...最後一頁 »

英國音樂其實很屌,你們不長眼才只會去聽些垃圾

英國音樂其實很屌,你們不長眼才只會去聽些垃圾
很深奧的文章 作者:萊恩·巴素爾(Ryan Bassil) Fat White Family:不列顛的驕傲。(圖集:Fat White Family 喜歡裸體站在台上  #工作不宜#) 英國音樂在美國可不是一般的火。Ellie Goulding、Calvin Harris、Bastille 還有一個哪哪都有的 Passenger 全都在去年的 Billboard 熱門100榜單上大顯身手。白宮裡都能聽到 Mumford and Sons 的怪胎鄉村穀倉舞曲,青春洋溢的美國中學小妞們恨不得舔遍 Harry Styles 全身,Adele 的《21》更是憑藉超過1000萬的銷量成為了美國數字唱片銷售史上的第一。操,我他媽怎麼能把 Coldplay 忘了,多少人喜歡他們呢! 類似的藝人還有很多:Ed Sheeran、Rita Ora、Olly Murs、The 1975、Sam Smith 還有 Jake Bugg,在過去的幾個月中,以上各位誰在美國沒幾首電台金曲?這簡直是自披頭士以來最大的一次英倫入侵——只不過這次入侵的音樂真心不怎麼樣。披頭士寫 出了「Something In The Way She Moves」這樣的經典,而 Bastille 最火的一首歌竟然是一首現場版的「Rhythm Of The Night」和「Rhythm Is A ... Full story

30 Trends in Digital Music【Tech Digest 2008.01.04】

Over the past few weeks, I've drawn together my views on the 30 most important trends in the digital music market, affecting how we discover, consume and share music (as well as how labels, artists and other companies distribute it to us). Although it's been six separate posts, I thought it was worth putting them all together in one fat megapost. Read on...1. ... Full story

07樂壇盤點之四︰選秀又見選秀【新民周刊 2007.11.27】

關鍵字︰華語樂壇 第1頁︰07樂壇盤點之一︰道統市場慘淡依然(1)第2頁︰07樂壇盤點之二︰無線彩鈴 風光不再第3頁︰07樂壇盤點之三︰獨立音樂 漸成氣候第4頁︰07樂壇盤點之四︰選秀又見選秀“選秀”是一個老掉牙的話題,2007年也不例外。只是對於時下的選秀,應該一分為二的看。確切的說,一個是選秀,一個是選秀後。選秀是遊戲,對於電視台主辦方而言是娛樂節目,娛樂產業。而對將秀星招至麾下的唱片公司而言,則是唱片業的主力軍,這是一場造星運動。選秀進行時 疲態畢現2005年,《超級女聲》在一片喝采聲中創造了驚人的收視率,在讓湖南電視台掙得盆滿缽滿的同時,“電視選秀”在中國找到了市場。在“草雞一夜變鳳凰”的誘惑下,從06年到07年,這兩年是內地娛樂圈的“電視選秀年”。從《夢想中國》、《星光大道》到《紅樓夢中人》、《加油,好男兒》,各地紛紛做“秀”。只是,經過高密度的選秀轟炸,這一節目類型越來越“疲態”畢現了。 選秀進行時,對於年中選秀季,永遠不缺熱鬧的PK場面和彌漫的黑幕傳說。黑幕成為選秀必看的看點。譬如今年型秀比賽被淘汰選手朱小磊爆出選手吸毒、女選手夜宿導演房等內幕,比如“絕對唱響”的某選手8進6比賽前突然失蹤, 吉傑突圍賽高票重返假戲真唱隨後又成為“快男”比賽最大刷票王,“好男兒”8進6“人氣王”李易峰會不敵閆安最終被曝從業人員手誤,型秀冠軍OP組合無故“添丁”讓人大跌眼鏡。而“紅樓選秀”更為人詬病,李旭丹奪冠創造出選秀史上第一個復活選手成為冠軍的記錄。至於“快男”評委楊二車娜姆搶足了風頭,到重慶衛視《第一次心動》上與柯以敏教母丑態畢現的演出,已經將妖魔化的選秀推上了電視熒屏的窮途末路……隨著浙江衛視選秀節目“夢想奧運真男孩”草草收兵,各衛視的選秀節目今年的選秀節目也都黯然收場。《國際先驅報》針對選秀節目展開3000人調查,結果顯示,對選秀節目“已經審美疲勞”的人比例高達88.53%,選擇“沒有審美疲勞”的人的比例只有2.4%。兩年前“全民皆超女”的熱浪,降溫迅速。大同小異選秀節目形式,不是PK,就是淘汰,“刺激度”大打折扣;而選秀的原因也無外乎“成就夢想”“想唱就唱”“絕對想唱”。受訪者說,“形式單調,越看越像,自然審美疲勞”。07年除了天娛的“快男”一枝獨秀以外,其他幾大選秀節目都不能與往年媲美。收視率永遠是電視節目好壞的第一指標。在“快樂男聲”、“絕對唱響”、“加油,好男兒”和“我型我秀”等4檔選秀節目中,當之無愧的老大非 “快樂男聲”莫屬,平均1.6%的收視率足以傲視群雄;“絕對唱響”崛起迅速,憑借精良製作和宣傳轟炸創造了1.2%的高收視率,成為最大的黑馬;而上海的兩大選秀節目則具顯頹勢,其中尤以“我型我秀”為代表,0.4%的收視率完全讓人看不出它曾經的風光。作為內地老牌選秀節目,今年的《我型我秀》從收視率到選手知名度,都無法與往屆相提並論,即使冠軍OP組合,也是去年的老面孔,被戲稱為“留級生”。而“加油,好男兒”平均0.95%收視率也在說明節目的力不從心。“一年選秀,十年無苗”。仔細留心一下幾大選秀節目,人才匱乏問題已顯露無疑。因為,活躍在幾個同類舞台上的,好多都是熟面孔,組成了一波“選秀專業戶”。 選秀的第一平台是湖南衛視“快樂男聲”,接著才會依次輪到“好男兒”、“我型我秀”、“絕對唱響”等。這種排次決定了選手專業戶現象。最有名的當屬“型秀”冠軍張傑“叛逃”到“快樂男聲”咸魚翻身,而幾大選秀節目落選的選手又會“流竄”到“夢想中國”“星光大道”,“唱響”獲得名次的臧一人今年繼續“型秀”,而更多名次不佳的選手更是頻繁地跑場於各節目之間,卯足了勁爭取走紅。今年“絕對唱響”的前幾名,杉籽伽、邱嘉敏、胡雯娟、嘯楠等,都是曾經在“快男”、“型秀”、“超女”比賽中被淘汰的選手。看來看去都是哪幾張面孔,這也是選秀舞台讓人疲倦的原因之一。 選秀完成時 金字塔現狀選秀成了現下通往名利場最好的捷徑。很多新人甚至都不惜透過選秀,來提升自己的人氣。有個同行感慨,“如今新人沒選過秀,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新人”。放眼如今的內地歌壇,除了“演而優則唱”,除了秀星,似乎就沒有專業歌手了。從04年開始,第一屆超女安又琪、張含韻開始下滑,“黃金一代”的李宇春、周筆暢、張靚穎、何潔今年完成了第二張唱片,她們是中堅力量,而那屆的黃雅莉、葉一茜、紀敏佳走勢都不算妙。06年的“末代超女”中,也只有冠軍尚雯婕發展較好。有一個好東家就是成功的一半,“挖人”冠軍華誼兄弟在其中的作用功不可沒。而今年剛剛被推上前台的“快男”張傑、陳楚生、魏晨、甦醒大多數只發行了EP甚至單曲,也都處在一個尷尬的轉型期。番茄台兩大選秀節目這兩年也有些成績,但也得益於環球上騰。薛之謙、王嘯坤、俞思遠 BiZ樂團這些藝人棱角分明,走偶像或搖滾路線,靠的正是環球唱片的定位。而“好男兒”的標準就是“色藝俱佳”色為先,喬任梁與井柏然、傅辛博組成的BOBO組合等人,他們走的是演藝圈的路子,至少不會在歌壇裡耗死。市場越來越小,秀星越來越多。單拿天娛來說,每年五大場區,每個場區20強,一年就有100個新人。三年下來,全中國光說天娛就有300號新人,競爭的殘酷性就可想而知了。作為中國選秀第一大鱷天娛傳媒,他們歷年來所走的路線是和湖南衛視合作,借助平台捧紅並簽下歌手。於是乎從一開始,選秀就是三方之間的遊戲。選秀不可能將所有歌手捧紅,特別是在選秀節目結束後,選秀名次的含金量就顯露無疑。縱觀目前情勢最好的秀星,無一例外都是選秀節目的冠軍。李宇春、尚雯婕、陳楚生均是金字塔的塔尖。這些人往往早早的就被華誼、太麥等大公司內部“認購”。而往下類推,周筆暢、張靚穎、甦醒、魏晨和他們的名次也形成了對應。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尚雯婕,作為06屆超女,她的發展境遇比其他幾人好出不少。天娛的攤子越鋪越大,可以看出這家最大的選秀公司對於手下秀星的推展,已經無以得力。今年天娛發行了何潔、劉力揚、丁香曉曉、Reborn三張唱片。除了丁香曉曉稍具口碑,其他都一如既往的顯露出了“爛柿子效應”。在人們理念裡,選秀是看的,唱片是聽的,想要改變談何容易。另外,天娛今年開發了旗下周治平的“步酷”音樂廠牌,推出了許飛、厲娜的唱片。許飛有陳升的加盟,厲娜則有袁惟仁、李泉助陣。舞台上靠魅力,這個時候演唱實力的問題就可見一斑了。秀星太多,李宇春太少。這就是一個由秀星們圈起的圍城,誰也無法逾越雷池半步。往後的結果也能預料到,大魚吃小蝦,大公司的大牌秀星還將佔據主導位置。而一些金字塔最底層的秀星還要苦苦掙扎,從零開始打拼。當然有一些秀星的做法是值得借鏡的,譬如胡靈簽約海蝶,王櫟鑫簽手種子,越來越多有潛質的選秀藝人正在被塑造與包裝。這更能顯露出國內唱片業的無作為。在人氣爆棚後的音樂上的無作為。而薛之謙《認真的雪》、馬天宇《該死的溫柔》這些熱門歌曲出自選秀藝人,也說明了藝人再造的重要性。儘管秀星目前的唱功實力很多方面都不盡如人意,但亦可透過製作達到預期的成效。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秀星)在個人。選秀將來時 08無望未來觀望選秀越來越不招人待見,這是談選秀色變的年代,誰都可以做一回秀粉,誰也有理由炮轟它。這在老牌科班歌手裡最為常見,譬如今年楊坤屢次炮轟李宇春和選秀現象,“選秀是特別不好的一個現象。它導致所有的青少年都覺得上學是一個特沒前途的事。其實不是每個人都能當歌手的,如果那樣的話全國都成卡拉OK了。我數次與選秀獲獎選手同台演唱,他們一上台自然很火,但是唱到第三首就沒有掌聲了”。最搞笑的是馮小剛的評價,“現下選秀選出的都男不男、女不女,還學一口台灣的娘娘腔,什麼‘狗狗啊、抱抱啊’,那些女孩子為什麼還那麼喜歡這些‘二椅子’……”。馮大導的話聽來滑稽,也一語道出了現今選秀的尷尬。今年9月,一場以“選秀”為主題的論壇在京召開,沈黎輝、宋柯、周治平、王曉峰等多位音樂人出席。簽下好男兩位選手的“橙天拾捌”公司負責人丁寧表示,簽下選秀選手讓他們受益匪淺,關鍵是賺到了錢。而反面意見來自評論圈,他們認為選秀選手吃香只是一時,從長遠來看並不被看好,選秀的火暴是假象,“如果將來有一天我們的歌壇全是選秀歌手,那麼這種狀況將很糟糕。” ,可謂一針見血。2008年,奧運會是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唯一焦點,連續幾年的選秀熱有望在明年戛然而止。對於2008年是否暫停選秀節目,國家廣電總局至今未對此公開表態,但降溫已是預料之中的事。今年8月份媒體的一次選秀節目的民意調查中,叫停惡俗選秀節目獲得了96.4%支援率,可見民意所趨,對惡俗選秀節目的糾偏早已迫在眉睫。國家廣電總局向部分惡俗的選秀節目出示紅牌之後,又出台了一系列具體管理措施和細則,對當前群眾選拔性節目“惡俗化傾向”進行整治。按規定,各省級、副省級電視台上星頻道舉辦、播出群眾參與的選拔類活動將不得在黃金時段播出,節目中不得出現嘩眾取寵的環節,場外一切投票模式均被禁止。“禁秀令”兵臨城下,選秀節目該何去何從?作為擁有最多選秀藝人的天娛公司老總王鵬明確表示,“明年沒必要再辦超女快男,現下選秀做得太濫了,去年全國就有200多個。一方面是政策干涉,一方面是百姓回應,這是一個正常淘汰的過程。而天娛將會和湖南衛視合作開發一檔奧運綜藝節目。”至於老對手東方衛視,負責人表示,“為了讓路奧運,好男明年很可能將停掉”。作為奧運年,各地衛視並不排除搞一些以奧運為主題的“選秀”。如此說來,下一個秀星將是體育明星?(責編︰李松岩) http://music.tom.com  2007年11月27日 15時30分 Tom 專稿 琳距離 Full story

07樂壇盤點之三︰獨立音樂 漸成氣候【Tom 專稿 2007.11.27】

什麼是獨立音樂?我們必須搞清楚狀況,才能繼續。Indie的稱呼取自“independent”一詞,被用在特指那些在音樂上堅持DIY(Do It Yourself)精神的樂隊以及那些低預算的小廠牌所推出的唱片。儘管較大的Indie廠牌也會與主流廠牌有銷售方面的協議,但是這些Indie廠牌的對於音樂的取舍決定還是擁有絕對的自主權,因此他們有更多的自由去發現那些不為主流聽眾所知的音響、樂感或是其他的富有情感的音樂主題,然而另一方面他們推出的這些音樂也許並不會帶來和其音樂品味成正比的收益。獨立音樂包含任何一種音樂形式,淺顯的說是獨立自主。簡單的說,它是搖滾音樂延伸。網路傳播 事半功倍“獨立音樂”成為2007年華語樂壇的熱門詞彙,頻頻在媒體曝光。在主流音樂不景氣的市場裡,有獨立音樂有獨立歌手的存在,似乎代表著某種希望,讓音樂回歸本源。從獨立走向流行,應該說金曲獎是今年“獨立運動”的導火索。在6月16日舉行的第十八屆台灣金曲獎上,蘇打綠獲得最佳樂團獎,昊恩家家獲得最佳演唱組合獎,黃建為獲得最佳新人獎,MC Hotdog《Wake Up》獲最佳國語專輯獎。獨立歌手在金曲獎上載譽而歸斬獲頗豐,小眾流行漸漸擴大成為一場獨立音樂熱潮。加上這些年,陳珊妮、楊乃文、陳小霞、陳建年、旺福、自然卷、雷光夏、張懸等獨立歌手在金曲獎上屢次入圍,獨立歌手陣營真正進入大眾視野。獨立音樂置身在一個網路音樂傳播的大時代下,以3G和彩鈴為代表的流媒體音樂模式、Ipod和音樂手機正在改變人的聽歌習慣。獨立音樂人無一不是透過網路下載口口相傳最先成名的。數字音樂衝擊更大的反倒是道統的主流音樂形態,當唱片不再是音樂的主流載體,對於唱片業來說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根基,而在數字和電子時代,音樂製作和傳播都在進行著革命性的解放。2005年在英國橫空出世的獨立樂隊Arctic Monkeys(北極猴子),就是把自己創作的音樂放到Myspace,供樂迷免費下載並由此傳播一舉成名。Arctic Monkeys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網路樂隊”。他們僅用了幾個星期的時間就從名不見經傳的藝人發展成一支家喻戶曉的樂隊。目前的獨立當紅炸子雞張懸就是網路傳播的最大受益者。早年她透過網路和校園演出,在台灣一步一步傳播自己的音樂,直到2006年才有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但誰知道她的成名曲《寶貝》早在2000初就透過網路傳播和電台節目火遍南京。也就是說,成名前張懸就有一批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死忠歌迷。有樂評人說,主流藝人靠宣傳,獨立音樂靠口碑。即使是零宣傳,網路的圈子效應也十分巨大。如今,內地的“豆瓣網”已經成為了獨立樂迷的聚集地。而百度貼吧、土豆視頻都是了解獨立音樂人的最好工具。在獨立音樂的推展上,網路的力量可謂功不可沒。“獨立音樂年”︰動作不斷華語樂壇主流的大唱片公司,做音樂推偶像更多的出於商業上的考慮。而往往唱作歌手在中國就變成了獨立音樂的代名詞。從陳珊妮、楊乃文、陳綺貞開始,有實力也有號召力成為獨立明星不可或缺的指標。後來大熱的陳綺貞,早就跳脫了小眾圈子。而2007年,正是獨立歌手向流行藝人邁進的一年。今年獨立歌手紛紛大動作,從港台到內地令人目不暇接。陳綺貞、蘇打綠、林一峰、TIZZY BAC、MY LITTLE AIRPORT都發行了各自的新唱片。值得一提的是新晉獨立人氣團契蘇打綠完成了他們在台的首場小巨蛋演唱會,真正標誌著他們在地上的成功。原自然卷的娃娃魏如萱集合了國內外的獨立音樂人,在台灣的前衛花園推出了《甜蜜生活》。原本在林 哲音樂社旗下的范曉萱,創辦了“吃草的魚”廠牌,並組了一支百分百樂團。幾方合理,獨立明星在今年的表現十分扎眼。內地方面也算風起雲涌,達達樂隊的彭坦單飛出碟,曹方獨立發片,推出了限量5000張的EP《比天空還遠》,網上銷售四天就創造了2000張的銷量。而曾經的電音組合龍寬九段,龍寬回歸,在太合麥田旗下創辦了自己的個人廠牌“光當娃”。而年底,將“獨立音樂”再次推上前線的是星外星唱片,他們以“星外星獨立音樂盛宴”為系列一口氣大手筆推出了30張唱片,其中六張林一峰專輯一次曝光。有造勢,有動作,這才將07年“獨立音樂”年推上了高潮。LIVE HOUSE︰獨立的魅力獨立音樂另一根基是現場。Live House演出以及“城市唱游”給獨立音樂插上了飛翔的翅膀。在台灣地區,曾出現過1987年成立的“真言社”以及對大陸搖滾樂產生重大影響的魔岩唱片。此後友善的狗、角頭唱片、大大樹、小白兔橘子、林偉哲音樂社、543音樂站、野火樂集、風和日麗等獨立廠牌名噪一時。而由這些獨立廠牌和音樂人舉辦的音樂節和現場演出,諸如“海洋音樂祭”與“野台開唱”以及“在女巫店”等Live House演出已經成為台灣獨立樂的道統。近兩年“星光現場”逐步成為北京最負盛名的LIVE HOUSE演出,陳綺貞、林一峰的“城市唱游”也在內地拉開了帷幕。今年以來,摩登天空音樂節和雪山音樂節十一期間國內音樂市場的重頭戲,更多的港台、歐美獨立歌手頻頻露面於音樂節上,不僅帶來了音樂,更帶來了激情。”一位樂評人說的好,“獨立音樂的意義在於更多的人創造出更多的音樂吸引更多樣化的小眾。” (責編︰李松岩) http://music.tom.com  2007年11月27日 15時30分 Tom 專稿 琳距離 Full story

07樂壇盤點之一︰道統市場慘淡依然(1)【Tom 專稿 2007.11.27】

國際唱片業聯盟(IFPI)在兩年前的國際唱片業年度論壇上直接指出,截至2005年,全球唱片業銷量已連續六年直線下滑。兩年過去了,全球唱片沒有一絲回暖的氣息。反而在寒冬中繼續前行……銷量縮水 偶像救世有人算過一筆帳,“一張唱片錄音、包裝、製作的費用要在四五十萬左右,假設一張碟在市場上賣20元,扣除成本後,淨利潤也就在五六元左右,由此來看,唱片賣不到八九萬張的都賠錢。”但事實情況是,能達到10萬張數字的歌手屈指可數,2007年的唱片數量同樣大為縮水。唱片市場連年萎縮,這是公認的事實。究其原因,無非是網路下載、盜版和消費者購買力下降等。據報道,今年的銷售量又比去年同期下滑了20%。往年超女歌手當道,還能挽回一絲顏面,隨著秀星發片集體“交付”,今年秀星們的日子也開始不好過了,濫竽充數的充斥在歌壇裡,最終腐爛的是大多數,賣座的是極少數。唱片公司現下最主要的盈利點,主要集中在了無線和演出上,靠單純賣唱片能賺錢的已經幾乎絕技。在道統發行領域,唱片發行集體性跳水。過去百萬張銷售已經是遙不可及的歷史。目前能發行20萬張就是天文數字。2006年台灣G-MUSIC銷量榜顯示,蔡依林、周傑倫兩位相加的銷售數字剛過50萬張,而今年台灣年度唱片現下看來將繼續呈現無法破30萬張的前景。今年叫好又叫座的唱片一張沒有,但如果矮子裡拔將軍,剩下來賣座的唱片無一例外都被超級人氣歌手包攬。蔡依林推出新唱片《特務J》(內地版名為《愛情任務》)時,聲稱預售3天已達5萬張,上市一個月銷量15萬張。其後,11月1日,周傑倫公佈新專輯《我很忙》預售成績為48011張,全亞洲首批出貨107萬張。由於預售銷量不敵蔡依林,令周董很是不爽,公開質疑蔡依林頭家陳澤杉為Jolin的銷量灌水,其後便是今年樂壇最轟轟烈烈的“雙J口水戰” 。在內地方面,銷量問題雖無口水,但戰況也每況愈下。縱觀一年敢於公佈銷量數字的屈指可數。在銷量慘淡的世道裡,只有“超女天後”李宇春一人最為風光。她的第二張專輯《我的》在當當網獨家預售,憑借人氣在10天內預售銷量突破3萬張,地面預售銷量突破20萬張。有人說李宇春的勢頭甚至蓋過了同日發片的周傑倫。唱片銷量疏高疏低都不重要。無論是蔡依林、周傑倫還是李宇春,他們的熱銷都印証了一個問題,這是一個偶像救世的時代。一線歌手靠自身超高的人氣和影響力,構成了一定的購買力。而內地的“超女”“快男”,台灣的“星光幫”,都在短時期內形成了熱銷的局面。譬如7月6日,台灣唱片最威權的排行榜G-music第26期榜單,《超級星光大道10強合輯》以66.22%的銷售比奪得冠軍,讓人大跌眼鏡。與此形成呼應的是,一年一度靠選秀揚名立萬的天娛在暑期檔推出了《快男13強》合輯,同樣在賣的滿堂彩。人氣爆棚的景象使得人手一張秀星唱片,成為衡量粉絲團忠誠度的唯一標準。更有甚者,秀粉為了支援自己喜歡的歌手,舉家老小團購唱片,以秀星唱片作為禮物送人的也有所耳聞。這無比說明,歌壇第一把交椅上的一線歌手,人氣優勢得天獨濃,在銷量實力對比上依然占優。如果說周蔡兩人歌紅人也紅,那麼秀星就是完全靠人氣上位。由此看來,這依然是一個歌手人氣定奪天下的偶像市場。劍走偏鋒反道統 “卡式”時代到來?提起道統唱片的惡劣環境,不能不說道打擊盜版的問題。受網上非法下載打擊,香港唱片業界生意額大受影響,由尖峰期的的二十五億元下跌至預計今年的不足六億元。唱片業界人士表態支援特區政府將侵權下載行為刑事化,以收阻嚇作用。 香港唱片業營業額,只有九十年代的兩成。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總裁馮添枝希望將上載列為刑事行為之外,下載亦要有同樣的法例管製。但是由於外界阻力,唱片業借力法律,前景並不明朗。網路音樂傳播市場急速擴大,手機、互聯網等新媒體十分流行,年輕人正在遠離CD等道統唱片市場。如果道統唱片不妙,有沒有別的路可走?以往,道統唱片泛指以卡帶、CD、LP、光碟為載體的介質。但由於存儲卡介質廣泛應用於數字領域,今年唱片業提出了存儲卡唱片的概念,也就是說歌手出唱片,不再用CD光碟存儲,而是放在體積更小的SD、U盤中,便於用戶在手機、MP3等便攜設備中聆聽,更符合現代人的數碼習慣。體積的縮小,便攜性不言而喻,而且存儲卡還可以存儲除意外的文字圖片產品,更多元化,這是優點。但MP3格式的缺陷使得音質大打折扣。繼全球音樂三巨頭環球、華納、EMI聯手推出FLASH閃存代替CD介質來發行專輯後,新力BMG音樂終於把這個新聞變成事實,旗下歌手珍妮佛洛佩茲的新專輯已經開始採用U盤發行。美國著名車庫搖滾樂隊The White Stripes在發行專輯“Rag and Bone”時,在美國特別推出了USB限量閃盤版,樂隊還特別設計了幾種包裝的U盤,大有把樂迷錢包掏空的架勢。這股潮流也席卷了英國,著名的英式樂隊Keane在發行單曲的時候也用了閃盤。在香港,張敬軒、何韻詩等歌手在今年都先後低調發行了“卡式”唱片,作為CD格式的補充,投石問路。而在內地,全球第一張“SSD唱片”不久前誕生,歌手沐爾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有人說,明天我們不再買CD唱片,而是買閃存卡唱片了。3G一旦開通,人們就將迎來一場以手機為載體的新傳播革命。存儲卡時代的到來,此話顯然過早,但確實是另辟蹊徑的游益探索和嘗試。Radiohead與星巴克 出奇製勝的啟發縱觀全球的唱片業,今年發生的兩件事值得關注。一件是老牌英國搖滾樂隊Radiohead與EMI唱片解約,新專輯採取獨立發行模式販售。與過往不同,他們將專輯整個搬到網路上售賣,甚至可以免費下載。在唱片進入唱片行前先在網路上公開發售時,歌迷可以自行下載,而需要支付的金額也由歌迷“隨意支付”,對某首歌曲不滿意,可以選擇“零”元,只要支付1美元的基本傳輸費用。這被稱為是“唱片界的革命”。不過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據統計,62%的人沒有付一分錢,而其他38%的人平均僅僅支付了6美元。也許是為了扭轉這種賠本賺吆喝的局面,“收音機頭”的新專輯將於明年1月2日回歸道統唱片市場。想透過有償下載改變唱片業逆境做法宣告失敗,最後又回到了道統唱片銷售的老路上來。另一件大事是,知名咖啡聯鎖店星巴克宣佈,將成立自己的唱片公司,未來顧客在星巴克店內將可以購買到這些唱片,而在一般的唱片行也可以買到由星巴克出版的音樂作品。保羅 . 麥卡特尼(Paul McCartney)、雪兒 . 克羅(Sheryl Crow)都簽約星巴克,開創了咖啡店和音樂零售店合二為一的“賞樂咖啡屋”。保羅 . 麥卡特尼革命性的與星巴克咖啡連鎖集團結盟,致使他的專輯在全球13000家咖啡店同時發售,以非道統的模式去接觸群眾。據專家估計,透過全球聯鎖店,新唱片《Memory Almost Full》每周可接觸到大約4000多萬不同國籍的咖啡友。打通道統唱片與潛在受眾群的任督二脈,是開發市場的不二法門。面對不景氣的市場,唱片公司新招拼出。美國歌手Prince新專輯《Planet Earth》上市前隨發行量230萬份的《星期日郵報》免費發放;獨立歌手左小祖咒、曹方獨立發行唱片,大打“限量牌”,面對小眾唱片開出150和68元天價;而國內發行廠牌星外星唱片的一套以“有觀點的聆聽”為主旨的“星外星獨立音樂盛宴”系列唱片,30張獨立民謠專輯打包發行,也取得了很好的宣傳效果。在慘淡的下我們要的不是自怨自艾,2008以後的唱片業絲毫沒有轉暖的意思。但即便如此,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還是可以出奇製勝的。 (責編︰李松岩) http://music.tom.com  2007年11月27日 15時30分 Tom 專稿 琳距離 Full story

07樂壇盤點之二︰無線彩鈴 風光不再【Tom 專稿 2007.11.27】

2006年的彩鈴無線市場,有鳳凰傳奇的《月亮之上》,有胡楊林《香水有毒》,有郭美美的《不怕不怕》,有香香的《香飄飄》,有周傑倫的《千裡之外》,而說2007年有什麼?估計沒幾首歌名能報的上來。中國移動無線音樂排行榜已經成為無線方面的流行指標。縱觀現如今無線市場的流行歌手,由三個部分構成,分別是網路歌手、道統歌手和選秀歌手。在前兩年賺足撈夠的網路音樂並沒有延續以往的流行神話,如果說2006年的網路音樂現狀是“歌紅人不紅”的話,那麼今年的局面則是“歌不紅人不紅”的“雙黑”局面。龐龍、胡楊林、鳳凰傳奇、香香等已一批成名的網路歌手,新歌都不複過往的輝煌。而飛樂、鳥人這些網路歌壇的“大廠牌”今年總體都沒有大的作為,一些零零散散瞄準了無線市場急欲上馬的網路歌手們也並無作為可言。這些草根歌手一整年都在做兩件事,那就是不停的退出新歌,不停的向媒體闡明個人立場,“我不是網路歌手﹗”,讓人無話可說。另外他們則是一整年糾纏於SP運營商的利益分賬上,官司沒完沒了應接不暇。縱觀12530網站上上榜的徐譽滕、王強、阿木等歌手,草根歌手的勢力大為衰落,即使有幾首在民間流傳朗朗上口的網路歌曲,歌曲的流行性和過去相比也是天壤之別。彩鈴剛盛行那幾年,獵奇的心態淡了不少,惡搞之風也開始審美疲勞。造成軒然大波的彩鈴都和社會事件有關。譬如陳水扁之女怒罵公公的彩鈴在台灣島內下載火暴,“飛樂天後”的邵雨涵借“股歌”《死了都不賣》回顧了04年到07年A股市場兩年痛楚兩年狂歡的同時,火了一個月賺了680萬。最搞笑的是“豐胸彩鈴”被瘋狂下載,點擊率居高不下,但大量用戶投訴無效。2007年,網路歌壇沒能迎來第二個春天,卻是雪上加霜。在十七大召開同時,中國音協召集音樂界知名人士座談,聯名抵制以《那一夜》、《大連站》、《野狼愛上羊》等為代表的網路歌曲低俗化現象。以“抵制網路歌曲惡俗之風,倡導網路音樂健康發展”為宗旨,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全國引起爭議。其實這本身沒什麼可爭,壞的取締,好的保留,取精華去糟粕的道理誰都懂。只是《老鼠愛大米》、《那一夜》、《喜唰唰》、《不怕不怕》的整肅看似有些遲緩,這些傳唱一時的網路歌曲都是陳年舊事,而今年甚至還沒有一首影響力甚廣的“惡俗”歌曲,不知是民眾的幸事,還是唱片業的悲哀?不僅是網路歌手,道統強勢的唱片歌手日子也不好過。去年周傑倫《千裡之外》、蔡依林《舞娘》、光良《童話》、薛之謙《認真的雪》,主流歌手的暢銷彩鈴比比皆是,今年卻集體啞火。暫且不說周傑倫年度大碟《我很忙》是否成功,第一波的《牛仔很忙》在彩鈴市場上就不算成功。“難兄難妹”蔡依林也是一樣,主打歌《特務J》在內地遭遇改名,這也很大程度影響了歌曲的推展。而最不容忽視的問題日益暴露,創作的乏力、好歌的缺失是今年彩鈴音樂表現平庸的致命原因。主流歌手集體滑落,致使在彩鈴市場上也沒有上佳表現。最典型的就是楊坤、阿杜這樣的歌手,以往的彩鈴大戶風光不再。至於真正談的上暢銷的,主流歌手裡的王力宏、王心凌、劉德華、S.H.E、林俊傑等各自都有相對穩定的表現。總的看來,泡泡糖偶像主打歌和K歌依然是無線流行歌的主流,前者如王心凌的《愛的天靈靈》、S.H.E的《中國話》、林俊傑的《殺手》,後者如陳奕迅的《愛情轉移》、劉德華的《牧歌》、王力宏的《落葉歸根》、張惠妹《如果你也聽說》、周傳雄的《藍色土耳其》等等。自從去年陶 蔡依林、卓文萱曹格的對唱歌曲走紅後,男女對唱成為無線彩鈴市場的又一風向標。今年以王力宏 Selina的《你是我心內的一首歌》最為成功,范瑋琪劉若英、游鴻明彭佳慧的對唱也有不俗表現。看來K歌對唱可能就是無線彩鈴市場的下一個熱點。選秀歌手的泛濫,使得他們在無線彩鈴市場的地位越來越舉足輕重。去年選秀歌手彩鈴中,最成功的是薛之謙,今年則延續到了“好男兒”馬天宇身上。馬天宇走紅後,出了寫真,發了專輯,《該死的溫柔》這一首歌彩鈴就賺了上億元利潤。其實這都得益於胡海泉和製作人秦天組建的EQ唱片。幕後的秦天很擅長R B節奏加旋律式創作的此類歌曲,而以《該死的溫柔》為模板,亦中亦洋的“秦式”風格又催生出了BOBO組合的《光榮》和袁成傑戚 的《外灘十八號》,同樣反響不俗。在去年人紅歌不紅的尷尬局面下,再次出擊的選秀歌手都著重加強了在無線彩鈴市場流行性的短板。憑借第一張唱片中的《如果愛下去》,張靚穎彩鈴將突破百萬大關。和華友世紀合作的華誼兄弟歷來都是無線領域的大戶,這次不論是先期與李慧珍合唱的《你叫什麼名字》,還是《UPDATE》中的《我們說好的》,張靚穎戰術得當,都在彩鈴榜上戰績斐然。而在演唱上備受爭議的李宇春今年也算打了個翻身仗,憑借韓劇《宮》的中文翻唱版本《愛的太傻》,無線彩鈴節節攀升,當然新專輯的傳唱性仍然是絆腳石。當往年的超女明星漸漸變成了爛攤子以後,天娛年度最新產物“快樂男聲”自然被給予重望,成為吸金冠軍。在最近的移動無線音樂新歌榜上,陳楚生、甦醒、俞灝明都榜上有名。兩岸總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台灣也是憑借《超級星光大道》的秀星人氣,炒紅了曹格的《背叛》。陳楚生、甦醒歌曲的走紅程度未必比的過島內的《背叛》,但秀粉的數量也十分可觀。秀星的存在說明了,他們的人氣不容忽視,而新出爐的秀星最為紅火。如果想要延續秀星的神話,就要看他們各人的造化了。 (責編︰李松岩) http://music.tom.com  2007年11月27日 15時30分 Tom 專稿 琳距離 Full story

Tom年終策劃:07年華語唱片業白皮書之港台篇【Tom 專稿 2007.11.12】

07年的華語歌壇周傑倫、蔡依林依然穩坐男女歌手的頭把交椅,一切就不會有大的變化。不變天,不下雨,不打雷,不放晴,一切都是悶悶的。唱片市場的整體衰落不會影響港台特別是台灣歌壇的小範圍的繁榮。流行的歌曲少了,流行的藝人們還是要“招搖過市”。從港台唱片公司看來,大不如前的倒是香港地區。即使黎明、何韻詩、鄭秀文所在東亞斗的火熱,王傑、TWINS的英皇乃至整個香港歌壇有的還只剩下“蕭條”二字,還沒紅館的演唱會熱鬧。台灣樂壇依然還是天平傾斜的方向。周杰倫 翅膀硬了就要飛 自立門戶才是正經事?來而無往非禮也,07年歌壇的熱鬧無非就是走馬換將之流。最大的變化僅僅是幾位大牌歌手翅膀硬了,開始自立門戶。首當其沖的自然是“華語天王”周杰倫。周董不甘充當別人的搖錢樹,在七年之痒後決定與一手栽培自己的阿爾發分道揚鑣,兩個字──散人。他帶走了楊峻榮、方文山等一切原班人馬,周董只不過是自己當上老大而已。連帶著阿爾發的溫嵐跳槽種子,“小老弟”南拳媽媽似乎也躍躍欲試了。另外,五月天漸漸走向獨立自主。在滾石前任執行長陳勇志的帶領下,整個滾石一部成立了與滾石公司無關的新公司相信音樂。五月天成為了“相信”的首席藝人,唱片約和經紀約都獨立了出去。“J R(傑威爾)”“相信”顯然是一種趨勢。隨著製作發行管理的越發自主化,資本的日益集中,自立門戶肯定是未來藝人的選項之一。“四大”唱片領頭 格局不變位置微調世道是越來越不景氣了,今年的唱片業不能幸免,繼續喝西北風。月亮還是那個月亮,公司還是那些公司,相同的歌手發一些相似的專輯,所不同的只是面孔的變幻,從東家到西家,從南城到北城,差別大不過天地。大的格局不變,小的位置微調。有趣的只是這些。蔡依林 最風風火火的當然是EMI。自從去年成立了Capitol,EMI的天下就是它的了。Capitol的盛世伴隨著Virgin的衰落開始,佔據了EMI台灣市場上的最大份額。蔡依林、孫燕姿、張惠妹三大女歌手逐步構成了EMI“天後宮”的“金三角”,年初、年中、年末三場好戲都由Capitol發起。男歌手方面,陶 繼續穩坐“一哥”寶座,而從艾回轉投到EMI的羅志祥又成為了EMI發跡的關鍵性人物。同樣是艾回的偶像清新組合元衛覺醒也跳槽百代,再加上元老級人物黃立行、張棟樑、任賢齊和當紅組合棒棒堂男孩,EMI的版圖變得前所未有的壯觀。更重要的是,EMI簽下的藝人基本上代表了主流層面的時尚標準。不論是之前Virgin還是現下的Capitol,百代唱片較為時尚化的製作理念在華語歌壇也是首屈一指的。所以EMI對年輕藝人的打造要遠遠好於老牌藝人,譬如蔡依林、棒棒堂,如果說孫燕姿的複出效果四平八穩的話,過於亮麗的線條在張惠妹身上就顯得畫蛇添足。王力宏 ... Full story

Tom年終策劃︰07年華語唱片業白皮書之內地篇【Tom 專稿 2007.11.12】

在世紀末兩千年初時,隨著當年的五大唱片公司進入內地市場,“野狼來了”恐慌之聲喧囂塵上。七年過去了,放眼2007年的內地歌壇,沒有野狼,也沒有羊。無論是“五大”,還是民營公司,慘淡的經營將它們逼上了絕路。沒有中流砥柱的唱片歌手,更沒有不惜血本的唱片新人。可以說,這些曾經叱 風雲的公司,好一點的靠吃老本度日如年,大多數的公司則統統挺盤歇業。一整年無作為,零歌手零唱片零宣傳。公司的主打藝人常年出於半隱退的過氣狀態,內地公司則繼續生存於唱片業不景氣與港台歌手唱主角的陰影中,在絲毫沒有回暖跡象的唱片環境中漸漸被人遺忘……秀星的唱片,複蘇的藝人,真空的歌壇,遊蕩在凌亂的城市裡,滿地野狼藉。華誼歌手全家福 李宇春 華誼太麥二分天下 娛樂集團這邊風景獨好?毋庸置疑,如今的內地歌壇是華誼兄弟和太合麥田的天下。華誼和太麥不約而同的在2004年成立,前者是華誼兄弟投資公司與戰國音樂廠牌的結盟,後者則是太合傳媒和麥田音樂合作的產物。兩大公司的成立標誌著內地原創廠牌進入了一個娛樂集團時代。而緊隨其後的橙天娛樂、大國文化等公司,也與前者模式異曲同工。07年,這兩家公司的藝人基本上佔據了內地歌壇的半壁江山。他們在藝人、唱片、演藝等各個方面摧枯拉朽的展示著自身的龐大實力。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不是在經營某個藝人,相反藝人是他們整盤棋局上的一顆棋子。從一刀切的唱片製作上評價兩家公司的優劣當然不夠明智,藝人的味道要遠遠大過音樂的本身。當然從藝人的全方位經營上,他們顯然走在了最前沿。首當其沖的華誼兄弟網羅了羽泉、周迅、張靚穎、李慧珍、BOBO組合、尚雯婕、黃征、楊坤等人。而太合麥田則擁有李宇春、麥田守望者、阿朵、滿文軍、後舍男生,年底又將龍寬、沙寶亮招至致麾。除了是猛砸大牌牌,我們不難發現入主兩大娛樂集團的成名歌手均來自原先的民營品牌,正大、竹書、京文再到更古老的天星唱片等等。這印証了內地廠牌的集體衰落,和資源的日益集中。老歌手相對於華誼太麥來說,少了推展上的風險,老牌藝人們當然也樂得其所。而在新人方面,華誼太麥都採取了慎之又慎的態度。各自的當家花旦張靚穎、尚雯婕、李宇春是左右時局的重頭戲。而不論是華誼新人朱雅瓊、沈元,還是太麥的蛋糕炸彈、王凡瑞、鐘立風、莫艷琳的運作也都不甚成功。對於新人嚴重過剩的內地來說,華誼太麥自然懂得抓大頭放小頭。每年的選秀日漸成為唱片大鱷與娛樂集團的“互動”遊戲。華誼太麥的高起點早已決定了他們的領先地位,只不過這種勢力與音樂毫無關聯。以“超女天後”為首的兩家公司明爭暗斗,也是粉絲們愛看的風景。這一點上以華誼宣傳手段最甚。從尚雯婕的“簽約門”事件到張靚穎的走光露點。相比而言,一直為民眾娛樂服務的太麥就太過“本分”了。昔日“五大” 漸成港台歌手招待所?韓雪... Full story

數字音樂催生唱片業巨頭變臉 中國市場艱難擴張【財經時報 2007.11.24】

  對於唱片業巨頭而言,數字音樂到底是敵人,還是新的契機?   一個月前,老牌英國搖滾樂隊Radiohead(收音頭)採用數字音樂形式發布他們的新專輯,在全球音樂市場掀起了軒然大波,也為連年衰落的道統唱片工業再次猛敲了警鐘。  Radiohead這次嘗試的數字音樂發行模式,不僅完全背離了道統唱片工業的流程,甚至也不同於蘋果iTunes的付費下載模式。他們的做法是,他們整張專輯的歌曲都以數字音樂形式放在網站上,讓下載者自行決定支付金額。而且,下載的歌曲也沒有DRM(數字版權加密),下載者可以和朋友隨意傳播和分享。  儘管直接收入低於預期,但由於下載量大大超出唱片銷售數量,Radiohead的鼎盛名聲無疑錦上添花,他們商業演出、廣告代言等相關收入也因此增加。國外多家媒體均認為Radiohead打了一個勝仗。  Radiohead主唱湯姆 . 約克更是以樂壇革命者的姿態在博客中表示︰“現下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刻,我們很樂意與正在腐爛衰敗的道統唱片經營模式說再見。”  更為驚人的是,由此引發的連鎖效應還在不斷擴大──在Radiohead之後,美國流行樂隊NineInchNails、英國搖滾樂隊Oasis、著名歌手麥當娜等都公開表示,他們也計畫利用互聯網發行自己的數字音樂。  唱片業反思  對於老東家英國EMI唱片公司而言,這樣的尷尬顯然有些難以承受。不久前Radiohead宣佈與EMI停止合作,這已經讓他們坐立不安。而現下,Radiohead拋棄唱片業、獨立發行、網上出售的模式無疑更是在挑戰他們的威權。  剛剛以24億英鎊收購EMI的私募投資集團TerraFirma總裁蓋 . 漢茲則反思說,“唱片業長久以來都過度倚賴CD銷量而生存,反而忽視了數字技術帶來的新契機。”他要求EMI敞開懷抱歡迎數字音樂時代。  其他唱片業巨頭也在遙相呼應。11月19日,華納音樂CEO艾德加 . 布朗夫曼(Edgar Bronfman)首次向外界承認,道統唱片行業對待數字音樂的方法是錯誤的。他反思說,他們曾認為唱片公司的內容是非常完美的,即使互聯網傳播、P2P技術在快速增長,唱片公司的業務仍不會受到影響。但現實顯然不是這樣。  即使沒有數字音樂,道統唱片業也是噩夢纏身。多年以前,唱片業就被盜版市場衝擊得苦不堪言。而現下,唱片公司甚至對道統盜版商也不再感興趣,因為互聯網P2P軟體等傳播技術的出現,甚至可以讓全球各地網民得到免費的數字音樂,這無疑讓唱片業雪上加霜。  過去幾年,環球、BMG、華納、百代、滾石等五大唱片公司均視數字音樂為洪水猛獸,並一直忙於在全球範圍內“圍剿”盜版和互聯網非法下載。儘管斬獲頗豐,但他們卻發現數字音樂的浪潮有增不減,其勢難擋。  而且,頻繁的訴狀也加深了民眾對道統唱片的抱怨,他們在情感上更傾向於代表著自由的數字音樂運動。  道統唱片業衰落的印痕難以消磨。以英國為例,1997年唱片銷售總盈利達7780萬英鎊,到2006年僅為1390萬英鎊;相反,數字音樂市場從無到有,增長迅猛。2005年營收達2650萬英鎊,2006年更達到了5300萬英鎊。  透過與蘋果iTunes合作,唱片巨頭曾經找到了一種與數字音樂共贏的模式。按iTunes利潤分發方案,網上銷售一首音樂檔案所獲得的99美分中,有75美分要付給唱片公司,5美分作為線上支付的交易手續費,剩下的19美分是蘋果的利潤。  2004年,蘋果iTunes收入達2億美元,其中1.5億美元被唱片公司收入囊中。不過,iTunes這種模式似乎也在走下坡路,2006年iTunes的營收下滑了65%,平均交易次數也下滑了17%。  為了留住網民,唱片公司正在放棄數字音樂的DRM限制。從今年四月開始,蘋果iTunes、亞馬遜、微軟都在互聯網叫賣無DRM限制的數字音樂。從拒絕到擁抱,再到不斷降低資深門檻,唱片工業的霸權規則就這樣一次又一次被數字音樂改寫。  中國市場艱難擴張  全球唱片巨頭在中國這個新興市場更是遭遇重創。中國一直是道統唱片工業的“災區”。有數據顯示,2006年,中國大陸發片數量不到110張,比2005年少了將近一半。按照業內人士的說法,國內唱片銷量能達到10萬張以上的歌手僅有10多個人。  相反,透過互聯網下載歌曲的網民數量卻在激增。《第20次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目前中國網民達1.62億,下載音樂已成為網民最主要的行為之一。如果每個音樂作品下載價格以2-4元錢計算的話,中國整個唱片業每年將在網路上損失將近100億元,這是一個令唱片業昏厥的天文數字。  目前,全球五大唱片在華業務仍處於虧損狀態。他們寄予濃望的類似iTunes的盈利模式在這裡沒有多少市場。儘管苦苦等待四五年,國內正版音樂井噴的局面依然遲遲未到。而中國政府加大對盜版的打擊,也難以慰藉唱片工業的受傷心靈。  為了扭轉現狀,國際唱片巨頭對數字音樂的重視與日俱增。不久前,百代、華納等唱片公司在華的新媒體部門已經開始招兵買馬,內部指標考績制度也基本確定。從今年下半年開始,這些唱片公司將會進一步加大在數字音樂方面的傾斜。  與國內網站以及運營商合作無疑是個不錯的選擇。最近,五大唱片公司與中國電信達成戰略合作。此前,他們也與中國 移動、百度等巨頭達成了各種層次的合作。這些跡象顯示,唱片巨頭們擁抱數字音樂的決心很強烈。  儘管外資唱片公司處境不佳,境外資本對這個行業的追逐卻有增無減。“越來越大的資金進入到這個領域。很多小的獨立唱片公司現下都不見了,這個市場變化非常快。”太合麥田副總經理詹華告訴記者。  兩個月前,日本艾回(AVEX)集團控股株式會社也以4億元收購國內去年才成立的橙天娛樂集團25%的股份。橙天娛樂就是一個典型的本土獨立唱片公司,旗下擁有陳道明、陳好等眾多藝人。  艾回集團進階執行董事荒木隆司認為,現下是進入中國娛樂市場的最佳時機。中國政府近年打擊盜版、保護智慧產權的積極行動使他充滿信心。  無獨有偶,英國MSC公司最近也打算在中國立足。作為英國最大的唱片公司之一,MCS正與英國Crosby Capital Partner私募基金合作,設立一個1億美元的MCS中國音樂基金,意圖購買中國市場的音樂版權。  “我們相信中國市場發生了很多變化,包括技術進步和制度上的調整,這都將增強其版權保護。我們有信心在這個成長中的市場將會有重要的機會出現。”MCS首席運營官瓦西姆 ... Full story

資本對本土音樂熱情減退 國內唱片公司選擇改變【財經時報 2007.11.24】

  繼續前行擁抱數字音樂,還是撤回步伐?儘管本土唱片公司如今已兵強馬壯。  但面對更為複雜的數字音樂情勢,他們也在不斷思索並轉變理念。一些新的變通模式也在不斷形成。    “我今年遇到很多唱片公司,甚至包括專門做網路音樂的網路公司,他們給我的答覆都是一樣︰今年沒有誰在網路上真正賺錢。”近日,華誼兄弟音樂公司董事總經理袁濤說,語氣頗為悲涼。  兩年前,全球五大唱片巨頭在華持續虧損,本土唱片公司卻利用數字音樂大賺熱錢,日進斗金。當時的狂歡場面,時至今日依然令許多音樂人刻骨難忘。  不過,昔日好景已然不再了。一度讓本土唱片公司欣喜的SP產業,在政府和運營商的多方打擊下已陷入絕境。同時,今年唱片公司也找不到類似當年《老鼠愛大米》、《兩只蝴蝶》那樣傳遍大江南北的歌曲了。  市場在變,還是歌迷們在變?繼續前行擁抱數字音樂,還是撤回步伐?儘管本土唱片公司如今已兵強馬壯。但面對更為複雜的數字音樂情勢,他們也在不斷思索並轉變理念。一些新的變通模式也在不斷形成。  昔日輝煌  最早嘗到數字音樂甜頭的,莫過於華納“叛將”宋柯。2004年,宋柯創建的麥田音樂與太合傳媒合資組建太合麥田。網路歌曲和手機SP業務的興起為剛成立的太合麥田帶來最佳契機。  宋柯很快就抓住了機會。他當時就認為,唱片業面臨兩大趨勢,一是單曲將取代專輯市場,二是手機將成為最強大的娛樂載體。因此,唱片公司必須根據娛樂消費模式和消費載體的改變而改變運作流程。  此後,太合麥田形成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除了經營自己的400多首版權歌曲外,它還擁有了版權梳理能力和龐大的SP資源,代理海外歌曲超過2600首。  更令人吃驚的是,太合麥田甚至放棄了唱片公司賴以生存的道統發行管道,大多數推展都在互聯網和手機上進行。宋柯當時反覆強調說,“我們不是唱片公司,而是音樂公司”,“唱片到了壽終正寢的時候,未來的唱片公司是製作音樂而非唱片”。  2004年,朴樹的一首歌曲《白樺林》在手機彩鈴業務上被下載了10多萬次,2004年底,宋柯以近1000萬元的天價買下了歌手刀郎歌曲版權,獲利2000萬元。2005年10月,太合麥田簽約超女冠軍李宇春,兩個月後,李宇春的首支單曲《冬天快樂》選擇在網上發售,兩周時間售出二十萬次,贏利六十萬元。  在太合麥田的身邊,其他本土唱片公司也各有所獲。向數字音樂轉型的鳥人藝術就是一個成功典型。2004年之前,鳥人藝術瀕臨倒閉,直到鳥人藝術CEO周亞平一時衝動,花1萬元買下了網路上的走紅歌曲《兩只蝴蝶》。他本人完全沒有想到,這首歌很快創造了單月彩鈴下載量500萬次的紀錄,累計鈴聲下載量超過1億次,他至少因此獲利數千萬元。  “鳥人的故事也告訴我們的透過互聯網的免費下載和自由傳播,好的歌曲可以更快速地流行起來,並透過相關無線增值業務賺大錢。”業內人士如此評價說。  數據顯示,2004年全國彩鈴用戶註冊數達到2200萬,僅運營商收取的註冊費用就突破100億元民眾幣,而根據下載次數獲得的收益也達到70億元,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版權音樂。其中熱門歌曲大多由本土唱片公司創造。他們由此所獲得的收益也頗為可觀。  尷尬轉變  不過,隨著信產部和運營商一聲令下,國內以彩鈴為主導的SP業務一落千丈。  來自艾瑞的研究報告顯示,2004、2005年無線音樂市場(彩鈴、鈴聲等)的成長率分別為118.7%和64.6%。在此基礎上,2006年無線音樂市場規模為29.4億元。但2007年,預計成長率僅有9.2%。  大量湧入的本土唱片公司開始遭遇寒冬。此外,受視頻流行等原素影響,國內也難以見到《兩只蝴蝶》這樣熱門的網路歌手。唱片公司依靠一兩首單曲獲取暴利的神話從此破滅。  各類資本對於本土音樂的熱情也在急速減退  ChinaVenture的研究報告顯示,2007年上半年數字音樂行業獲得的風險投資總額僅有600萬美元。該行業獲得的平均投資額度,以及獲得風險投資的公司數目仍在大幅下滑。而在2005年當年,共有6家數字音樂公司獲得了總額達80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平均投資額度達到1300萬美元。今昔相比,差距懸殊。  許多唱片公司都在將目光轉向互聯網。儘管互聯網還沒有出現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是依然很多人相信,這個領域存在不亞於當年彩鈴那樣的巨大商機。到底該如何轉變,這個話題也令許多人感到困惑。  “互聯網的發展,給唱片業帶來很多的變數,甚至很多的困擾。”太合麥田副總經理詹華說,在新形式面前,本土的唱片公司都必須有所轉變。  北京一家名為樂撲盛世的唱片公司正在進行的嘗試值得關注。這家公司曾利用互聯網推展《等一分鐘》等歌曲,並透過無線獲利。該公司人士透露稱,這首歌今年2月份首先被賣給TOM、SINA,如今單曲總收入以達500-600萬元──這相當於30多萬張道統唱片的收入。  樂撲盛世甚至都不算是一家唱片公司。他們的工作均和互聯網相關。比如,他們會透過互聯網調研預測音樂流行方向,並利用互聯網資源策劃製作歌曲,然後透過免費下載的模式供網民免費下載,最後根據網民的反映,對不同的歌曲定製不同的推展模式。  “我們已不再遵循道統唱片公司的業務流程,而是利用互聯網進行歌曲選拔。”樂撲盛世音樂總監趙節告訴《財經時報》說,這些歌曲被免費放到網上後,一個月甚至一周內就會出現不同的反映。“我們參考這些反映,就能知道哪些歌曲值得力推,哪些歌曲需要淘汰。”  這種模式的好處顯而易見︰他們省卻了包裝歌手的大額費用,不用拍攝MTV,更不用在道統推展管道上花銷太大。“按道統模式,唱片公司光寄MTV母帶給200家電視台和400家電台,費用就高得驚人。一般唱片賣到30萬張才可能真正賺錢。”趙節說,新興唱片公司則不需要類似的巨額投入,因為互聯網推展的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因此公司風險更低,很少做賠本買賣。  A8音樂的董事長兼CEO劉曉松認為,道統唱片公司從唱片策劃、詞曲寫作、編曲、錄音、製作唱片這一系列的過程都是手工的,就像手工 面皮一樣,製作過程很長,成本也很高;而數字音樂則不同,它最大的特點就是便捷、快速和便宜,省去了許多繁雜的過程。  不過,劉曉松也勸誡說,數字音樂的發展還不健全,它的作用目前也僅僅是用來挖掘音樂與推展音樂人,並沒有形成完整的經紀體制。真正要包裝歌手,推展數字音樂,依然需要道統唱片公司的打造。本報記者 李國訓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4日16:26 Full story
第 1 頁 / 共 10 頁12345...1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