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aDioHey - http://www.radiohey.com -

英國音樂其實很屌,你們不長眼才只會去聽些垃圾

Fat White Family:不列顛的驕傲。(圖集:Fat White Family 喜歡裸體站在台上 [3]  #工作不宜#)
英國音樂在美國可不是一般的火。Ellie Goulding、Calvin Harris、Bastille 還有一個哪哪都有的 Passenger 全都在去年的 Billboard 熱門100榜單上大顯身手。白宮裡都能聽到 Mumford and Sons 的怪胎鄉村穀倉舞曲,青春洋溢的美國中學小妞們恨不得舔遍 Harry Styles 全身,Adele 的《21》更是憑藉超過1000萬的銷量成為了美國數字唱片銷售史上的第一。操,我他媽怎麼能把 Coldplay 忘了,多少人喜歡他們呢!

類似的藝人還有很多:Ed Sheeran、Rita Ora、Olly Murs、The 1975、Sam Smith 還有 Jake Bugg,在過去的幾個月中,以上各位誰在美國沒幾首電台金曲?這簡直是自披頭士以來最大的一次英倫入侵——只不過這次入侵的音樂真心不怎麼樣。披頭士寫 出了「Something In The Way She Moves」這樣的經典,而 Bastille 最火的一首歌 [4]竟然是一首現場版的「Rhythm Of The Night」和「Rhythm Is A Dancer」的混合曲。看明白了麼?因為這倆歌名裡都有「rhythm」。

我們大可原諒美國忽視了大多數真正屌的英國藝人們,但如今我們確實生活在英國音樂史上最具創造性的時代;一大批年輕的藝人聚集在倫敦,他們拒絕迎合世俗, 不屑於風格和種類的劃分與更迭。這讓人破天荒地感到英國音樂不再是一場窮孩子比著簽約大公司掙大錢的競爭,而是音樂場景推陳出新百家爭鳴的盛世。

沒錯,隨便找個英國音樂節目或者翻開一本還沒停刊的英國音樂雜誌——這些機構既是英國音樂的推動因素又是其破壞力量——你都會發現其中大部分內容都無聊而過時;它們關心的無非是一些過氣藝人的最新專輯或者那些不給英國長臉的大牌藝人們。

歸根結底,這源於英國公眾對於本國藝術水準的認知。多數思想健全的英國年輕人都認為英國音樂根本就是個笑話。他們聽過的英國音樂無非就是電台上那些不痛不癢老少皆宜的糟糠。偶爾有點口味不同的小菜,但可供選擇的選項卻少的可憐。

倫敦不乏充滿才華、幽默並且深諳真相的年輕藝人,可是呢,Radio 1 電台才不去理會這些人,也許這些年輕藝人名氣還小,但這不是他們的錯。我們應該盡力推廣這些具有潛力的藝人,不然 indie 音樂這個小圈子永遠只能是幾個聰明的年輕人在限量版黑膠中的自娛自樂。明白了這一點,讓咱們來看看近期英國值得關注的藝人吧。
 

點擊觀看視頻:King Krule 和 Rejjie Snow 7分鐘的即興說唱 [5]

 

不論是曾經的東倫敦 E3 區、伯克郡的 Balearic 屋還是90年代曼徹斯特的的那場盛世,都說明小範圍內藝人的的高度集中總是能夠催生更強的創造力。曾經上演的每個音樂場景都有自己的領袖——Wiley、 Paul Oakenfold、Tony Wilson——以及獲得水星獎提名、備受評論喜愛的 King Krule。

關於 Krule 的評說已經很多;他被描繪成一個浪漫的朋克詩人、一個 afro-jazz 神童、一個帶著傲慢的南倫敦無產階級混混、用鼻音歌唱的怪才。所有關於他的評說都不一樣,因為你很難通過語言來準確地表達為何他就是英國音樂的希望。不過 這些評說都不假——King Krule 確實有才。他在南倫敦音樂場景中的地位就像碎片大廈一樣,傲視群雄。
 


在南倫敦,每個月都會有一場叫做 STEEZ 的活動舉行。在這個活動中,南倫敦的青年們可以坐在沙發或者地板上,也可以靠在吧檯邊欣賞各種藝術表演。活動會以一長串的詩朗誦、演講、原聲演出和 freestyle 說唱開始,最後以一支本應在電視上大紅大紫的樂隊現場演出結束。這簡直就是一場不限時不限量的文化自助餐。門票只需3英磅(如果你開場時就去的話),整場 活動總時長達十小時,除了之前看一個意大利人打破曼妥思混可樂的世界紀錄,這是我一年以來目睹過的最棒的事情了。

STEEZ 始於2011年,它不僅是一場月度活動;還是一個鼓勵倫敦年輕人不畏世俗眼光積極創新的社區;是一個人人平等且無所不在的庇護所。通過分享、聆聽、認同的 方式,這個活動激發了天才的創造力。Krule 和他的朋友們都會來參加,使得一群默默無聞的年輕音樂人最終組成了一個小團體。
 

 

Sub Luna City 樂隊由 Rago Foot 和 Jadasea 兄弟倆組成,他們一月份在 STEEZ 活動中進行了演出。樂隊的首個出版物是一盤叫做《City Rivims MK 1》的磁帶,包含11首歌,由 King Krule 和 Black Mack 製作,後者是一個曾與 Ratking 和 Lofty 305 合作的英國製作人。Sub Luna City 的音樂就像是 Rinse FM 的進化版混雜著些許 grime,聽起來非常英國。他們的聲音是一個熔爐——就像一個鋼筋混凝土支配著樹木的地方。他們就像是倫敦的 Ratking。而且,這倆樂隊還真是朋友,經常一塊玩,4月份 Ratking 在伊斯靈頓 O2 演出時,Earl Sweatshirt 還曾在台上呼喊 Sub Luna City 的名字向其致敬。
 

 超好聽的 MC Pinty – 「This Just Life, is alright」

 

跟 Sub Luna City 相關的藝人還有一堆。MC Pinty,這人曾出現在 King Krule 的 MV「Easy Easy」裡,幾個月前他發行了自己的首支單曲,當時我們還推薦了這首歌。他的聲音十分獨特,這種聲音從所有重要的英國音樂場景中都汲取了營養,聽起來卻 不像其中任何一種。Jesse James 和 Rejjie Snow——倆人都不是倫敦本地人——跟 Sub Luna City 也有關聯。Rejjie 曾出現在 Sicknotes 電台中,這個電台由 Pinty 和朋友們一起運營,最近他還和 Jadasea 在一部時長一個半鐘頭的視頻中一同 freestyle。Jesse 曾在 Rejjie 的歌裡客串,還與 King Krule 和 Rago 合作過另一首歌。這個圈子雖然與世隔絕,但其中的成員都緊密相連。

南倫敦不光只有說唱音樂。還記得 King Krule 突破性的單曲「Out Getting Ribs」中那一大段小調和弦嗎?那種東西現在也有很多 solo 藝人在玩。曾經在一月份 Fat White Family 專場中出演的 Jerkcurb 就是其中之一,他用吉他奏出的憂傷小調特別能夠排解苦悶。Jamie Isaac 這人你之前可能聽說過,他玩的東西也類似。只有在這個時常讓人感到喘不過氣的城市中才能奏出如此美麗的隔絕感吧。
 

 

這種隔絕感似乎也是目前南倫敦多數音樂的一個主題——沒錢,沒未來,只有用音樂排解年輕時那種殘酷而決定論的厭倦。

 

點擊在優酷觀看視頻:JUCE – Call You Out [6]

 

英國拿得出手的不光是南倫敦的音樂場景;它只是唯一 一個能被明確表述的。還有很多無法在主流中找到自己棲身之所的小型音樂場景;可是主流媒體關心的只是 EDM、Future Islands 那樣的樂隊以及 Kayne West 本週又發表了什麼言論。英國音樂之多樣性遠不只是美國人見識的那樣。也許南倫敦音樂以 hip-hop、jazz 和 soul 著稱,但是其他類型的藝人我們照樣有的是,他們也都不賴。
 

點擊在騰訊網觀看視頻:Dornik – Rebound [7]

 

流行音樂——比 Katy Perry 對著煙火嚎啕大叫高大上得多的那種流行音樂——在英國可謂欣欣向榮。Jungle——驚了,Pitchfork 竟然到現在都沒提過一次他們的名字——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這是英國目前最火的新樂隊。他們跟任何人聽起來都不一樣。他們以一種全新的方式將 R’n’B 和 soul 融合在一起,聽起來清爽新奇,又不至於新奇得讓人難以接受。他們的專輯七月份上市,非常屌。殊不知在 Jungle 大紅大紫的背後,還有一大堆名不見經傳的藝人,同樣也對後期 Dev Hynes 那種閒適微醺的氛圍駕輕就熟。 

 

3月份剛剛發佈了今年第一部 MV 的 JUCE,是一個能讓你小鹿亂撞的團體。他們目前僅僅發佈了兩首單曲,但是僅憑「Call You Out」一首,就可以稱他們為今年夏天的最佳新聲了。簽約 PMR 的 Dornik 就像是 Michael Jackson 和 Disclosure 的混合體。一個月前,第一次聽到 Shura,我的心都碎了。還有 Ben Khan,我們是第一家採訪他的媒體,人們都以為他是 Jai Paul,但其實他是那個能夠將 R&B 玩得讓知識分子和電台聽眾也喜歡的人。
 

 

英國的流行音樂和 R&B 非常屌;南倫敦有說唱、soul 和 jazz。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樂隊的音樂讓你整個週末都有的聽,泡吧的時候、看球的時候、甚至是在某人家裡聊天的時候,你們可以一邊玩亂七八糟的藥,一邊 看奇怪的 DVD,等到早上七點才回家,半路上被太陽曬得想死。

Real Lies 就是這樣的一支樂隊。他們發表了兩首單曲——「Deeper」和「World Peace」——聽起來都是沒人在做但所有人都該聽的東西,簡直就是上個週末和下個週末合併後的一種聲音。The Rhythm Method,一個跟 Real Lies 多少有點關係的樂隊,他們也一樣,Soundcloud 上僅有的兩首歌太適合玩了一宿回家的時候聽了。稍微跑跑題,還有幾個吉他樂隊值得你關注;Fat White Family、Slaves 和 Sleaford Mods。
 

點擊在56網觀看視頻:Real Lies – Deeper [8]

 

這些音樂被忽視的時間太長了。媒體還是像幾年前一樣走無聊路線。很多人都害怕去嘗試新的東西,除非哪天這藝人出了正式專輯,雜誌上刊登一篇500字的樂評——可是這事兒在目前來看對音樂沒有任何意義。
 

The Fat White Family – Touch The Leather

 

我並不是說現在的好媒體都不宣傳好樂隊了,很多屌的 出版物都關注過上面提到的樂隊。我的意思只是我們該把自己的音樂當回事兒了——有點愛心,多宣傳多推廣,這是他們應得的。你看,我們現在就在幹這樣的事 兒,首發 JUCE 的視頻、Jungle 的頭兩支單曲,做 Ben Khan 的第一次採訪,跟 King Krule 在洛杉磯鬼混 [9], 可干的事兒多了去了。可是光靠一家網站或者一組藝人是不行的。英國的主流媒體該去關注地下的動態了。還有N多屌英國藝人在這篇文章裡未被提及呢——比如 說,整個電子音樂場景我隻字未提,不過主要是因為這篇文章裡面說得夠多了。英國是多麼正點的一個地方啊,讓我們來慶祝偉大音樂在這裡的誕生吧。美國,接著 聽你的 Ellie Goulding 和 Ed Sheeran 去吧——我們可要重整旗鼓,再度襲來了!

翻譯:席夢

作者:萊恩·巴素爾(Ryan Bassil) [2] | 2014-05-2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