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vana專輯《Nevermind》的故事


《Nevermind》發行20週年《Nevermind》發行20週年

  新浪娛樂訊1991年,涅槃(Nirvana)樂隊專輯《Nevermind》在美國公告牌專輯榜登頂。同年,專輯的銷量超過1千萬張。涅槃樂隊成為了繼槍砲與玫瑰(Guns N’Roses),窮街(Skid Row),Metallica與範海倫(Van Halen)之後在當年登上排行榜冠軍的五支搖滾樂隊。

  在《Nevermind》發行兩年之後,不僅像珍珠醬(Pearl Jam),聲音花園(Soundgarden),石廟導向(Stone Temple Pilots)與愛麗絲-囚徒(Alice in Chains)先後登上了專輯榜冠軍寶座,甚至Mudbony,The Melvins與The Vaselines這樣的樂隊也紛紛簽約大廠牌。可以說,沒有《Nevermind》的鋪路,這些樂隊與他們的朋克樂將會永遠同主流搖滾絕緣。

  《Nevermind》就如同是朋克樂打入90年代主流音樂的特洛伊木馬。儘管《Nevermind》本身是一張充滿矛盾的專輯,但是無論怎樣,這張專輯確實在90年代造成了地震一般的效應。

  柯本所摯愛的小妖精(Pixies)樂隊對於涅槃樂隊在《Nevermind》中的聲音有著不小的影響,不過小妖精的音樂卻從未進入主流聽眾。而與此同時,《Nevermind》則改變了整個世界:它改變了人們的衣著服飾,改變了被唱片公司所簽下的樂隊,改變了人們彈吉他的方式,同時也徹底改變了搖滾樂的版圖… …

  締造經典的Sound City錄音室


涅槃樂隊專輯《Nevermind》的故事排練中的Nirvana

  涅槃樂隊在主流廠牌所發行的首張專輯讓樂隊不可思議的成為了主流搖滾的超級明星,而這一切都是出自於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範-奈斯的Sound City錄音室。1991年的5月至6月間,這張改變搖滾世界的專輯從這裡誕生。在此之前,曾經有Cheap Trick與Fleetwood Mac這樣的老牌硬搖滾樂隊在其中錄製專輯。

  布奇-維戈(Butch Vig)成為了最終的專輯製作人。一年前,他曾在自己擁有的Smart錄音室中幫助涅槃錄製了八首歌的Demo,當時涅槃樂隊原本計劃為Sub Pop公司錄製第二張專輯,專輯已經計劃被命名為《Sheep》。

  涅槃樂隊的處女專輯《Bleach》在通過大量的巡演之後,取得了5萬張的銷量,而樂隊也因此得到了幾家主流廠牌的注意。最終,大衛-格芬(David Geffen)唱片成功的簽下了樂隊,而這也要感謝該唱片旗下的音速青年(Sonic Youth)樂隊,音速青年的推薦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涅槃敲定了最​​終的合同,而他們在新東家旗下將會拿到更多的版稅。

  在專輯六週的錄製檔期中(原本的預算只有三週時間),樂隊以全新陣容(新加入了鼓手戴夫-戈洛爾)住進了附近的公寓大樓中。布奇-維戈回憶說:“有幾次我去接他們時,他​​們把住的地方幾乎搞成了單身漢公寓。地上擺滿了各種食物罐頭盒,衣服被仍的隨地可見,而幾把木吉他就擺在房間中。我知道他們沒多久就會被從這裡踢出去,因為在他們旁邊的房子中,Europe樂隊就住在那裡。Europe樂隊的成員每天都會同他們的女友們在坐在游泳池邊,而我曾看到科特與戴夫嘲笑Europe樂隊,他們可不是Europe樂隊的粉絲。”

  音樂上的革命

  專輯的錄製過程比較順利,儘管維戈迫使柯本使用雙軌錄音,並且加強了吉他與演唱部分的失真。考慮到無法再取得更好的效果,在Smart錄音室所錄製的《Polly》的Demo版本被直接選入了專輯中。後來,維戈承認,《Smells Like Teen Spirit》讓他感到激動:“當他們在排練中演奏這首歌時,吉他與貝斯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而戴夫甚至沒有麥克風來為他的鼓拾音。我現在還能清楚的記得,當時我站在那裡,之後身上開始出汗。這首歌是如此的有力,如此的美妙,我甚至都不太清楚科特在唱些什麼。”


涅槃樂隊專輯《Nevermind》的故事柯本在演出中跳水

  柯本到底唱著什麼?在1991年接受NME雜誌採訪時,柯本表示,他所唱的歌詞是:“It’s about/hey brother/ especially sister/throw away the fruit and eat all the rind。”對於新一代的年輕人來說,這是來自音樂上的革命。

  布奇-維戈是唱片公司最初所安排的專輯製作人與混音師,但是最終的檔期超出了最初的安排,涅槃的唱片公司與管理人員建議用新人來完成專輯的混音。錄音師安迪-華萊士(Andy Wallace)憑藉著為傑夫-巴克利(Jeff Buckley)所混音的《Grace》與At The Drive樂隊的《Relationship Of Command》,但是當時他僅僅排在所有候選人名單的末尾,包括REM的長期合作錄音師斯科特-里特(Scott Litt)也並不在他們的計劃中(斯科特-里特之後製作了《In Utero》中的單曲與涅槃的《MTV Unplugged》)。

  柯本很欣賞華萊士為1990年Slayer樂隊專輯《Seasons In The Abyss》的錄音效果。而維戈與樂隊在混音過程中見識到華萊士將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鼓聲道的混音上,儘管戈洛​​爾已用盡全力,但是華萊士仍然覺得鼓點缺乏力度。華萊士採用數字重混技術,並均衡了錄音室中的麥克拾音。之後他加強了軍鼓與底鼓的效果。在即將再版的豪華版中可以聽出華萊士在一些歌曲中的顯著變化。

  儘管這次柯本對於最後的混音非常滿意,但是他曾對傳記作者邁克爾-阿澤拉德(Michael Azerrad)說:“我從來不聽《Nevermind》,自從專輯發行之後,我便在沒有聽過它。我無法忍受那樣的製作,而且我也不會去聽類似製作的其他專輯,無論他們的歌是否好聽,這樣的製作讓我厭煩。”

  不過製作人布奇-維戈有著另一套理論:“我覺得柯本之所有如如此的反應,一部分原因在於《Nevermind》大獲成功。如果這張專輯僅僅賣出了5萬張,他可能便不會在說專輯的錄音有些華而不實了。”

  並肩傳奇

  最終,不考慮製作的因素,《Nevermind》以傳染病似的旋律與爆炸般的力量長時間的吸引著樂迷。讓人不禁甩頭的《Territorial Pissings》以諾沃塞利奇怪叫開始,之後便是戴夫高速的鼓點與柯本的厚重的吉他,而在這首歌的最後,柯本幾乎扯破了自己的嗓子。而無論是幾乎完全木琴原聲的《Polly》,還是令人心動的低聲吟唱《Something In the Way》,專輯《Nevermind》已經徹底擺脫了主流硬搖滾的光澤與精良,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無法複製的激情與強度。


涅槃樂隊專輯《Nevermind》的故事伴隨著專輯的成功,涅槃樂隊也成為了年輕人心中的偶像

  在《Nevermind》取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之後,涅槃樂隊被加上了諸多的標籤,這其中包括有Grunge,另類搖滾,朋克搖滾。一些角落中的媒體甚至稱柯本為“一個時代的發言人”,而這樣的詞在多年之前曾用在鮑勃-迪倫(Bob Dylan)與約翰-列儂(John Lennon)身上。

  涅槃發現他們的專輯突然間在銷量上超越了槍砲與玫瑰的《運用你的幻想》,樂隊突然間要面對大量的聽眾,但這些人卻代表著樂隊所憎恨的90年代的美國價值觀,年輕的高中生與留著鬍子的鄉下人在涅槃的音樂中陶醉,但是他們卻無法領會樂隊的思想。在談到專輯中《In Bloom》的歌詞時,柯本說道:“我不喜歡鄉下人,我不喜歡大男子主義的人,我不喜歡侵略性強的人,我想這就是這首歌所講的內容,我就是在抨擊這樣的人。”

  更加自相矛盾的是,在此之後,有更多所謂的Grunge樂隊宣稱自己的左翼意識形態並且為艾滋病等慈善機構巡演的同時,自己則身穿著法蘭絨襯衣,並且用髮膠將自己裝扮得前衛而時尚。然而當時的流行金屬樂隊則已經告別了女性化的裝束,拋棄了最初的口紅和髮膠…

  本能的意志

  柯本自身的性格與他對於音樂的態度決定了他演奏吉他的方式。他是一位擁有者出眾嗅覺的吉他手:既可以創作動機出色的旋律,同時還能寫出讓Mosh人群為之瘋狂的Riff。可對柯本而言,他手中的吉他只不過是用來自嘲的工具,他在1994年接受《Fender’s Frontline》採訪時表示:“這樣的鬥爭是快樂的。我從一開始就承認自己絕非是吉他演奏家,我無法像塞戈維亞(Segovia-西班牙吉他演奏家)那樣彈琴。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說,塞戈維亞或許也無法像我那樣用吉他肆意發揮。”

  柯本所演奏出的音樂更多的融合了他孩童般的天真以及對於噪音的迷戀,他曾聲明自己幾乎不會去在演奏時思考,而他在舞台上的表演更多展現出他對於八十年代後期主流音樂的對立,而與涅槃同時代的珍珠醬樂隊吉他手則仍然是傾向於搖滾化的演奏方式。


涅槃樂隊專輯《Nevermind》的故事舞台上的柯本

  事實上,在柯本所有的藝術學習中,吉他是他所掌握最為出色的一科:“我在上了一個星期的課後就學會瞭如何演奏AC/DC的《Back In Black》。那是一種簡單的和旋,而這也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之後我便開始創作自己的歌曲。一旦你掌握了力量和弦,你便不再需要再學習更多技巧了。”

  然而,柯本所演奏的歌曲遠遠超過了他所說的內容。儘管在90年代很少再有樂隊在重視吉他Solo的演奏,並將這些都歸結於涅槃的影響,但是《Nevermind》中的前四首歌曲中都有著吉他Solo,這樣的歌曲構成與音速青年的歌曲非常類似,而旋律線與演唱同步的方式更像是喬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ion,甲殼蟲樂隊吉他手)的標籤。

  柯本的吉他演奏自然而然的流行起來:如果你無法精確的演奏自己所喜愛的Metallica或者是Guns N’Roses的歌曲,那麼你可以先從涅槃的歌曲開始,相對容易的在車庫中和幾個朋友一同排練。

  遺留的財富

  如今很容易從一些吉他手的演奏中看出他們的思維定勢受到來自柯本影響。此外,柯本還是網絡與論壇中被討論最多的搖滾人物。柯本功利且激烈的彈琴方式同樣會促進一些勤奮的學生在演奏上進行每天數小時的鑽研。最重要的因素是柯本自身便是一個充滿了混亂的矛盾體,熱愛流行音樂,尋找朋克式的自由,同時卻還要與朋克所施加的教條內容宣戰。


涅槃樂隊專輯《Nevermind》的故事Nirvana和他們的音樂將被永遠載入搖滾樂的史冊

  20年過去了,這張夾在泥濘Riff專輯《Bleach》與原始尖叫專輯《In Utero》之間的《Nevermind》仍然是樂隊最受歡迎的專輯,這張專輯不僅引發了另類搖滾的狂潮,並且同時帶動了一批獨立音樂。也許最重要得是,這樣的唱片會讓更多世界各地的孩子拿起吉他,並將腳踩在失真踏板上。

  即使在今天去聽《Nevermind》,其中的音樂仍會讓你如同第一次聽到時那般神秘。音速青年的吉他手瑟斯頓-摩爾(Thurston Moore)表示:“這正是人們所期待的音樂,最棒的金屬與最棒的REM之間的交融。這樣的音樂經過了多年的探索,從最初的REM,到Husker Du,再到黑旗(Black Flag),隨後涅槃樂隊出現了,他們將這些展現給所有人,他們製作了一張朋克風格的Cars專輯。”

  對於涅槃首張專輯出賣了朋克本質曾有過激烈的爭論,在1990年接受《Sounds》雜誌採訪時,柯本無意間對《Nevermind》發表了一翻前瞻性的言論:“與其說是一張朋克搖滾專輯,我倒是覺得新作更接近蒙特雷-克魯的音樂。儘管態度是一方面,但是音樂更加重要。一首好的歌曲是最為重要的事情,這也是你唯一可以真正打動他人的地方。”(velvet/文)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23日14:12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has written 92 stories on this site.

One Comment on “Nirvana專輯《Nevermind》的故事”

  • Jimmy wrote on 26 十月, 2016, 23:51

    Your article petrlcfey shows what I needed to know, thanks!

Write a Comment

Gravatars are small images that can show your personality. You can get your gravatar for fre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