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aDioHey - http://www.radiohey.com -

The Who介紹(轉載)

The Who樂隊成員包括羅傑‧達爾特瑞(Roger Da- ltery)主唱;約翰‧恩特維斯托(John E- ntwistle),貝司手;凱思‧莫恩(Keith Moon)鼓手;彼得‧湯謝德(Peter Towns- hend)則是樂隊的核心人物,是吉它演奏家和詞曲作家。這4人於1964年在倫敦組建了The Who樂隊。

在搖滾樂的歷史上,很少有一支樂隊象The Who那樣充滿著矛盾,四位成員的個性各不相同,從他們的激情現場演唱會上就不難發現這一點。在舞台上,他們就象一陣旋風︰Pete Townshend時而抱著吉他躍向空中,時而誇張地象風車那樣揮舞著拳頭;Keith Moon常常激動得摔倒在他的鼓邊;主音Roger Daltrey總喜歡趾高氣揚地在台上踱來踱去;只有貝司手John Entwhistle靜靜站在一旁,倒顯得象是這陣旋風的中心。迥異的性格經常會發生碰撞,但這些矛盾也因此在10多年裡創造了出色的音樂。

在60 年代中期“不列顛入侵”的大潮之中,The Who樂隊是非常重要的角色。Townshend激烈狂亂的吉他、Entwhistle極度活躍的貝司線以及Moon那充滿力度卻又不很規整的鼓聲使他們聽上去在轟炸道統的搖滾和R&B架構。與眾多搖滾樂隊不同,The Who將他們的節奏立足於Townshend的吉他之上,Moon和E ntwhistle在此基礎上即興發揮,而Daltrey也隨之引吭高歌。這是他們在演唱會上旺盛的一面,在錄音唱片裡,The Who給人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Townshend似乎想把樂隊領入一個新的境界。在短短的時間裡,他被公認為那個時代英國最傑出的詞曲創作人之一。歌曲 “孩子們都好”和“我這一代”成了青少年傳唱的經典,而他的搖滾音樂劇《托米》也為其在主流樂評人士中贏得了尊敬。

Townshend 努力想使The Who的音樂進入一個新的層次,他將多種音樂風格融於一體,以期獲得不同尋常的樂隊特色。然而樂隊的其他成員,尤其是Entwhistle和 Daltrey,他倆在《托米》大獲成功之後明確表示不願意跟從Townshend的音樂探索。他們寧願繼續走硬搖滾路線,玩一些狂野吵鬧的音樂,而不是 Townsh end那纖細傷感的流行曲。這一切終於導致樂隊放棄了他們的探索精神,而把自己定位為一支舞台搖滾樂隊。甚至在197 8年Keith Moon去世後,他們仍堅持著這一原則。幾年後樂隊解散,直到80年代末才重組,90年代初期,樂隊再次開始了全美巡演。在解散期間, Entwhistle和Daltrey並沒有在獨唱事業方面獲得成功,或許這是樂隊重組的原因之一,而他倆對金錢的過分追崇也影響了The Who在忠實歌迷們心中的聲譽。當然還是有不少人認為,在T he Who的鼎盛時期,他們仍不失為搖滾史上一支富有創意和闖勁的樂隊。

Pete Townshend和John Entwhistle早在倫敦念高中時就認識了,那時他們一起在一支爵士樂隊中作秀,Entwhistle吹小號,Townshend奏五弦琴。60年代初兩人組建了一支搖滾樂隊,1 962年Entwhistle轉投名為“迂迴”(The Detours)的硬搖滾樂隊,金屬鍛造工人Roger D altrey也在隊中司職。當年底,Townshend作為節奏吉他手的身分加入其中。第二年當原主音Colin D awson離隊後,Daltrey正式出任該職。不久鼓手Doug Sandom也分道揚鑣,“迂迴”招募了原滑水搖滾樂隊“海濱流浪漢”的成員Keith Moon頂替,就這樣,The Who的正式班底浮出水面。1964年初,“ 迂迴”更名為The Who。

在樂隊默默奮鬥的年代,Pete Townshend白天在一所藝術學校深造,其餘的隊員則各自打著零工。晚上,他們在倫敦一家名叫“大帳篷”的夜總會演出。

正是在那裡,Townshend因嫌音響效果不佳而第一次砸壞了他的吉他,而砸吉他日後則成了他在舞台上的重要標誌。

很快,The Who贏得了一批歌迷,並引起了經紀人Pete Meaden的注意。在Meaden的執導下,The Who更名為The High Numbers,他們穿起了時髦的服裝並在歌曲中摻入了走俏的R&B節奏以吸引聽眾。The High Numbers首先推出了一支雙面單曲“我是臉/佐特套服”,這是由Meaden創作的。有趣的是這支單曲很快獲得了成功,樂隊卻解雇了Meaden,而邀請兩位原先在電影圈失意的導演Kit Lambe rt和Chris Stamp來進行音樂上的合作。不過Lambert和Stamp沒有放棄Meaden的路線,他們讓The Who穿上T恤,重新更名為The Who,在音樂裡融入了聽眾最愛的靈魂和R&B,就象他們的宣傳海報上所說的“Maximum R&B”(極限R&B)。

1964年末,The Who簽約Decca唱片公司,公司為他們安排的製作人是曾與The Kinks合作過的Shel Talmy。1965年1月,單曲“我無法解釋”(I Can’t Explain)上市,當時並未引起太多的注意,只是隨後The Who亮相於電視節目《預備,出發﹗》後,它才火速攻占排行榜。樂隊火爆煽情的現場演出,特別是Townshend和Moon砸毀各自的樂器,成了歌迷們津津樂道的話題。“我無法解釋”進入了英國榜前1 0名,當年夏天的“任何模式,任何原因,任何地點”(Anyway, Anyhow, Anywhere)也成績不俗。在秋天,“我這一代”(My Generation)登上排行榜亞軍,確立了The Who在英國樂壇的正式地位。不久專輯《我這一代》上市發行,1966年初,“替身”成了樂隊的第4首10大單曲。

在“替身”成功之後,The Who出人意料地中斷了與Talmy的合作,而Lambert成了新的製作人。 Lambert和Stamp認為在第2張專輯中,樂隊每位成員都應寫上幾首歌以增加大家的收入。雖然這一建議使得新專輯《A Quick One》(頃刻完事)顯得有些不均衡,但畢竟Townshend有機會一試身手,他親自創作了標題曲,一長官達10分鐘的迷你音樂劇,也為他在以後幾年的作品定下了模式。

1966年,《A Quick One》在英國熱銷。但在美國他們沒有受到同等的待遇,直到《A Quick One》以《Happy Jack》(快樂傑克)的名稱發行後才有起色,標題曲在1967年打進了排行榜前40名。而那時The Who已經有了超越《A Quick One》的新作品《The Who Sell Out》,這是一張以電台演出為基礎翻製的概念專輯,其中的單曲“I Can See For Miles”使樂隊登上美國排行榜前10 名。同年,The Who參加了“蒙特利流行音樂節”。

1969 年,The Who出版了雙唱片概念專輯《Tommy》,後人把它定義為歷史上第一張成功的搖滾音樂劇專輯。《Tommy》的成功不僅在於商業上,它還同時在主流音樂雜誌和地下搖滾刊物中獲得了認同。同年,樂隊舉行全球巡演,地點包括倫敦大劇場和紐約大都會音樂劇場。

就在《Tommy》暢銷全球之際,Townshend為新專輯動起了腦筋。1970年The Who發了一張利茲現場演唱專輯及一首單曲“尋找者”,次年一張名為《Meaty, Beaty, Big and Bouncy》的單曲集上市,不過都只能算是過渡產品。

Townshend 終於製做了一張名為《生命之屋》的科幻搖滾音樂劇專輯,其中他起用了電吉他和合成器等,使樂隊進入了電子新領域。當然樂隊的其餘成員對《生命之屋》不敢苟同,他們似乎不理解作品的內涵,也不願順著Towns hend來發展。1971年,The Who與製作人Glyn Johns合作了專輯《Who’s Next》(誰是下一個)。這張專輯的音樂更硬更重了,它又成了一張熱門專輯,其中很多歌象“藍色眼睛的背後”、“不再受欺騙”、“討價還價”和 Entwhistle的“我的老婆”成了70年代那些專輯化的身歷聲電台的奠基石。

在《Who’s Next》之後,Townshend準備起了另一張音樂劇作品,這次他放棄了科幻故事,而推出了描寫60年代時尚的專輯《Quadrophenia》。 Townshend用了整個1972年來創作這部音樂劇,期間Entwhistle因不滿自己在樂隊的創作太少而開始了獨唱事業。在1973年專輯《Quadrophenia 》上市之後,The Who開始瓦解。在公眾場合,Townshend象個孤獨的搖滾代言人,私下裡,他卻沈湎於酒精;Entwhistle努力發展個人事業;Daltrey 在影視和歌唱兩方面都有小成;Moon起初只是過著奢華糜爛的生活,但不久也出了張專輯叫《Two Sides of the Moon》(月亮的兩面)。在這一段時間內,Th e Who除了1975年一張《The Who By Numbers》的專輯外,沒有太多作為,直到1978年《W ho Are You》(你是誰)的問世。《Who Are You》被認為是The Who最具份量的激進搖滾作品之一,它在美國上到了排行榜亞軍,銷量達多白金。然而禍不單行,9月7日,專輯發行不過數月,Keith Moon因服毒品過量去世。因為Moon是樂隊保持完整的重要原素,其餘三人為是否要將The Who堅持下去爭論了很久。他們承認,此後很長一陣,雖然仍有演出,但每個人心裡都認為The Who已經隨著Moon的去世而結束了。

鍵盤手John “Rabbit” Bundrick和前“小面孔”樂隊鼓手Hiring Kenny Jo nes的加盟使一切稍現轉機。1979年,重組的The Who開始創作,並出版了一張現場專輯《孩子們都好》。年末,樂隊再度巡迴演出,但又遇到了麻煩。12月3日在辛辛那提水源大劇場的演出中,11名歌迷為爭搶更好的座位被踐踏致死,而樂隊居然毫不知情一直作秀到結束,這個悲劇損害了樂隊的形象,同時也令樂隊再度陷入危機。Townshend整日與毒品、酒精和鎮靜劑為友,幾乎要步Moon的後塵,Entwhistle和Daltrey也在獨唱舞台上掙扎著。 1981年樂隊才又一次組建,發行了自Moon去世後第一張正式專輯《貼面舞》。第二年,專輯《艱難》上市,當時樂隊稱這是他們的告別專輯,在樂迷中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儘管如此,The Who並沒有徹底告別舞台。當Entwhist le和Daltrey漸漸被人們遺忘時,Townshend時而有佳作問世,其間還是揮之不去濃濃的The Who影子。1985年,樂隊為Live Aid賑災義演而重組。1989年鼓手Simon Phillips代替Jones 再度重組The Who,為紀念樂隊成立25週年舉行全美巡迴演出。不管歌迷當時是怎樣的盡興,媒體一致對之表示不屑,認為他們只是再想撈一票罷了。1994年,The Who為慶賀Daltrey50歲生日聚在一起作秀了兩場音樂會。此後The Who還有過不少演出,包括為查理斯王子基金募集資金等,但均被認為是失敗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