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re (轉載)

ROBER SMITH,一個創造了THE CURE那瘋狂,異常的音樂世界的歌手, 一個在十四歲大還穿著天鵝絨校服時就因其惡略行為被開除學校的男孩,一個夢想在永不停止的音樂聲中尖叫,狂笑,在 懸崖絕壁上蹣跚漫步的瘋子.

SMITH, 一個來自CRAWLEY的男孩.如今已賣出了兩千四百萬張唱片,而且是一個只需要在MTV上剪短頭髮,就能讓許多人感到痛苦的男人.他吧他個人的一切都神祕的隱藏在他那引人注意的蜘蛛網般的黑發和血紅的嘴唇後面.而對於聽過他的音樂的人來說,不管是一直用他的歌聲伴隨著你的人聲,還是偶爾走過他的道路,你都會感受到一個魔幻般的世界.綴滿星辰的天空,深藍色的湖面,鮮豔的深吻…..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SMITH的路程開始於1959年四月二十一號的BLACKPOOL.但還在他幼年時全家就搬到了CRAWLEY.他個人的思想也 就萌芽於城市的邊緣,六歲時,他從他的哥哥RICHARD處開始學習吉他和閑,十四歲時與同學LOL TOLHURST, MICHAEL DEMPESY一起組成了名為EASY CURE的樂隊,他們的第一盒樣帶,包括一首有點模仿ALBERT CAMUS的”THE OUTSIDER”的名為”KILLING AN ARAB”的歌曲,到了POLYDOR唱片公司的CHRIS PARRY的手中.被這首歌深深打動的 PARRY,在1978年12月透過獨立唱片公司SMALL WONDER為THE CURE出版了一張限量發行的單曲唱片.而當時離開 POLYDOR,組建了FICTION RECORDS時,也同時把THE CURE帶到了新公司,直到現下.

1975年二月, FICTION再版了”KILLING AN ARAB”,樂隊也開始了巡迴演出.他們個性分明,富有哲理充滿迷幻感的音樂向其時流行一時的PUNK樂隊發起了挑戰.SMITH為THE CURE的音樂建立起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標誌.隨 後THE CURE出版了第一張個人專輯”THREE IMAGINARY BOYS”.在這張專輯中,THE CURE第一次表示了他們在音樂中的基本態度:來自郊區的年輕人對市區的反感和對抗.在1979年,ROBER SMITH為自己的演唱生涯打開了成功之門.不止是 經歷了漫長的巡迴演唱會,並錄製了兩手單曲”DON’T CRY”和”JUMPING SOMEONE EESE’S TRAIN”.而且當THE CURE與 IOUXSIE和THE BASHEES共同舉行巡迴演出期間,ROBERT SMITH常常一晚要出場兩次,除了在THE CURE中演出,還要在THE BANSHEES中出任吉他手和詞曲作者,而當MICHAEL DEMPSEY被SIMON GALLUP取代,又加入了鍵盤手MATTHIEU HARTLEY後,THE CURE在1979年末,也登上了一個新的歷程.

隨後THE CURE出版了第二張專輯”SEVENTEEN SECONDS”,這張專輯使THE CURE在黑色,歌特式的音樂創作方面開闊了新的領地,並出現了樂隊的第一首熱門歌曲”A FOREST”.憑借這首歌,專輯進入了排行榜前二十名,THE CURE也成為了一這真正的熱門樂隊,並在歐洲和亞洲舉行了一次巡迴演唱會,但就在這期間,MATHIEU HARTLEY 離隊,THE CURE又回到了三人組合.

大概是因為樂隊成員的頻繁更換,這是樂隊對未來產生了莫名的恐懼,害怕失敗,害怕解散,甚至害怕沒人為他們發行以後的專輯.1981年的”FAITH”中強烈的幽閉感和對此的恐懼體現了樂隊當時的心態.所幸的是這張專輯爬上了英國排行榜的第十四,比前兩張專輯更為成功.單曲”PRIMARY”也同樣取得了成功.儘管樂隊並未擺脫那種歇斯底裡的情緒對他們的影響.1982年推出的PROGRAPHY卻成為了八十年代最具標誌性的唱片之一.但這也似乎預示著樂隊將走上不可避免的一步,在巡迴演唱會即將結束時,一切終於發生了,SIMON GALLUP宣佈離隊,同時LOL TOLHUREST也拒絕再作為樂隊的鼓手,而要改做鍵盤手.但這次THE CURE挺過來了,在吸引了新鼓手STEVE GOULDING後, THE CURE在年末推出了一首新單曲,帶有舞曲風格的”LET’S GO TO BED”就在此時,另一位對THE CURE有著重大影響的 人TIM POPE在拍攝這首歌的MTV時出現了.TIM POPE是一位與眾多樂隊合作過的MTV導演.他說:”THE CURE也許是你所能遇到的樂隊中最愚蠢的合作伙伴,但他們又是最充滿智慧的樂隊.

“在1983年的”THE WALK”成為排行榜第十二名後,SMITH終於知道他已經擺脫了錄製”PORNOGRAPHY”時的絕望與憤怒,而能夠以一種正常的思想去探索更多的未知的音樂.

1983 年,SMITH花了更多的時間與失去了吉他手THE BANSHEES在一起,並錄製了一張名為”HYAENA”的專輯和一張現場演唱會錄音EP.但同時,THE CURE在吸收了新鼓手和貝絲手後,以一種全新的姿態出現下公眾面前,並推出了THE CURE最著名的一首歌”THE LOVECATS”,這首帶有爵士風格的歌曲登上了排行榜第七名.這次成功不但表明SMITH的歌曲創作達到了一個新的高潮,而且也為他們贏得了更多的歌迷.但這些成功並不意味著THE CURE已經完全忘記了曾長時間盤踞在他們心中的緊張和恐懼,1984年推出的”THE TOP”就是對此的一段回憶.這張專輯給人的感受如同是一輛疾馳的 過山車在絕望中穿越過性和死亡.就在”THE TOP”上到專輯榜第十名時,其中的一首單曲 “THE CAPERPILLARS”,一首描寫在黑暗與絕望中的短暫甜蜜的歌曲也上到了單曲榜第十四名.不久THE CURE又有了新的變動,ANDY ANDERSON和PHIL THEORNALLEY先後離隊,自行發展,取代他們的是鼓手BORIS WILLIAMS和吉他手PORL THOMPSON,同時原來的貝絲手SIMON GALLUP也回到了隊中.

1986年五月樂隊為打開美國市場在美國出版了一首單曲”THE HEAD ON THE DOOR”,這似乎成了成功的前兆,美國媒體顯然被ROBERT SMITH的個人神祕魅力所吸引,稱他為”THE MALE KATE BUSH(男人中的KATE BUSH)”, 而當SMITH剪掉他一頭蜘蛛網般的頭髮時,人們還為此感到沮喪.

到了1987年,樂隊又有了新的成員鍵盤手ROGER O DONNELL,而此時THE CURE也成立十年有十年之久了,在這十年中,他們共售出了八百萬張唱片,為了紀念這一切,THE CURE出版了一本名為”TEN IMAGINARY YEARS”的書,詳細記載了這傳奇般的十年.

樂隊的下一張專輯是一張名為”KISS ME KISS ME KISS ME”的雙唱片,整張專輯充滿了無盡的想像力和喜怒無常的感情,不論是痛苦還是福祉,THE CURE的演繹都是如此的出色.隨後推出的四首單曲”WHY CAN’T I BE YOU? “”CATCH””HOT HOT HOT! “”JUST LIKE HEAVEN”成為了美國各地獨立電台的熱門曲目.THE CURE也突然成為美國最走紅的樂隊之一.

但1989年,樂隊與LOL TOLHURST的關係變得越來越糟,這直接導致了TOLHURST的離開.對於THE CURE來說, 這也許是最不應該發生的事.畢竟TOLHURST從樂隊建設時就在樂隊中,他的離開是每個人都不願看到的.也許是受此事的影響,樂隊的新專輯名為 “DISINTEGRATION(瓦解)”,這是一張帶有著神祕和憂傷的專輯,在熱門單曲”FASCINATION STREET” “LULLABY” “PICTURES OF YOU”和”LOVE SONG”的驅動下,”瓦解”升到了BILLBOARD的第二位,為此THE CURE 在美國進行了巡迴演出.但在演出結束後,ROGER O DONNELL離開了樂隊,取代他的是PERRRY BAMONTE.

1990年樂隊出版了一張名為”MIXED UP”的混音專輯,包括了熱門歌曲”NEVER EOUGH”和PAUL OAKENFOLD的經典歌曲”CLOSE TO ME”和翻唱混音版.更令人興奮的是樂隊在次年的二月的英國音樂頒獎典禮上獲得了最佳樂隊獎.

不過最令THE CURE感到自豪的是他們在1992年推出的”WISH”,這張專輯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不僅僅是因為被眾多的樂評人認為是他們最好的一張唱片,而是因為ROBERT SMITH在這張專輯中透過一首首歌曲將他多變的性格和夢想完完全全的表達出來,並建立起了一個完全屬於他本人和THE CURE的世界.就如他自己所說的”我們做的越久,就會和別人離的越遠”.在商業上WISH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英國的第一名和美國的第二名,還湧現了熱門歌曲”FRIDAY I’M IN LOVE ” “HIGY” “A LETTER TO ELESE” .

1993年對THE CURE來說是喜憂參半的一年,樂隊出版了多張現場演唱會專輯,包括唱片和錄像帶,並將其中一部分收益捐贈給了國際紅十字會.至此,樂隊在全世界已經售出了超過兩千三百萬張唱片.但樂隊成員的頻繁變動的問題仍在繼續.PORL THOMPSON也離開了樂隊.而1994年則無疑是艱難的一年,儘管樂隊和FICTION唱片公司在一場與LOL TOLHURST的官司中最終獲勝,但這也嚴重分散了他們的精力.而就在樂隊即將推出新專輯的前夕, BORIS WILLIAMMS向媒體宣佈了離隊的消息,樂隊在無奈之下只有在一份報紙上刊登了這樣一篇廣告”著名樂隊徵求鼓手(非重金屬).

而最終竟先後有至少七名鼓手在樂隊新專輯的錄製過程中被使用,直到1995年春天,這一問題才得以解 決,JASON COOPER成為了樂隊的正式鼓手,另一方面,ROGER O DONNELL也回到了隊中.1996年二月,樂隊終於推出了名為”WILD MOOD SWINGS”的專輯,正如他們在92年的”WISH”中將他們零散的音樂靈感融會成一個完美的整體一樣,在 “WILD MOOD SWINGS”中.THE CURE將他們的音樂推向了一個新的領域,表達著慾望與沮喪的共存.正如標題所顯示的,THE CURE獎歌迷邀請進了一個充滿想像力的巨大的空間,在那,一切都會在瞬間改變,安全,危險,福祉,憂傷都沒有任何界限.在舉行完”SWING”巡迴演唱會,並第一次在美國的電視網上演出之後.樂隊決定來一點小小的改變,他們推出一張名為”FIVE SWING LIVE”的限量發售的EP唱片時,沒有按照慣例在唱片店發售, 而是在他們的INTERNET網址上向那些深愛他們的歌迷出售,這也使得這張唱片成為了一張罕見的收藏品.

1997年一月, ROBERT SMITH被邀請參加了在紐約麥迪遜廣場舉行的搖滾名人殿堂五十週年紀念會,同時參加 的還有DAVID BOWLE,LOU REED,FRANK BLANK,FOO FIGHTER和BILLY CORGAN.SMITHE還與DAVID BOWLE在一起合唱了七十年代的名曲”QUICKSAND”.同年夏天,THE CURE到了美國參加在LOS ANGELES舉行的KROQ WEENIE ROAST 音樂節.在那,他們受歡迎的程度甚至超過了OASIS,BLUR,FOO FIGHTER和OFFSPRING這些大紅打字的新樂隊.ROBERT SMITH在舞台上還宣佈即將發行一張收集了從1987到1997年的所有THE CURE的單曲的精選集.作為THE CURE從一直默默無聞的地下樂隊到一支名聞天下的殿堂級樂隊的全過程的紀錄,在這張名為”GALORE”的精選集中收錄了THE CURE過去十年中最著名的歌曲,以及一首名為”WRONG NUMBER”的新歌.

資料來源:VERYCD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has written 274 stories on this site.

Write a Comment

Gravatars are small images that can show your personality. You can get your gravatar for fre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