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音樂走向色情低俗 〈香水有毒〉遭批”【文章轉載 2007.09.25】

<中國觀點>

“流行歌曲的歌詞?不怎么知道,現下的歌還真沒有多少能讓我記住歌詞的。”今年25歲、在某股份製商業銀行工作的程欣這樣對記者說。

也不是沒有讓程欣記住歌詞的歌,現下大街小巷都能聽到的《香水有毒》就讓程欣記憶深刻。

“這首歌是朋友推薦的,說什麼歌詞特火爆,我就從網上下載來聽,還真是,挺色情的。”程欣說,這首歌裡說什麼“擦掉一切陪你睡”,感覺太露骨了。現下還有很多人把這首歌作為手機鈴聲,每次聽到都覺得不舒服。

相反,過去的很多流行歌曲卻讓程欣覺得很舒服,“仔細想想歌詞,覺得還是挺有味道的,能經得住反覆琢磨。怎么現下好的歌詞越來越少了呢,好像歌詞越是無聊,歌就越流行。”

不僅是程欣有這樣的感覺,很多人在談及流行歌曲的時候也都有類似的感覺。在報社工作的沈編輯做得更絕,當她打別人手機時,只要聽到對方的彩鈴是那些網路歌曲,就會憤怒地掛掉。

為吸引眼球,有意往低俗路子走

這兩年,已經有不少流行歌曲屢屢被網友指為低俗無聊,甚至色情。《老婆老婆我愛你》、《老公老公我愛你》、《香水有毒》、《QQ愛》、《兩只蝴蝶》、《老鼠愛大米》、《求佛》、《野狼愛上羊》、《那一夜》等等廣泛流行的歌曲,都曾被批評為低級趣味。

“其實就歌曲本身來說,歌詞低俗情況一直都存在。”著名樂評人柯爾沁夫說,但這些年網路音樂興起之後,調動了相當一部分市場,因為這樣的歌看起來比較“草根”,更容易流傳。

在柯爾沁夫看來,過去國內流行音樂的市場比較小,正規的音樂公司不會去製作歌詞低俗的歌曲,過去的歌手少,要求也高,一年不見得能出一個專輯,所以每次創作都投入很多。而現下伴隨著網路音樂的興起,音樂製作的門檻降低了。透過網路,很多創作者隨便寫首歌就能讓很多人聽到。為了吸引眼球,有些人在創作的時候開始有意往低俗的路子上走。

“現下的問題是,太多的人急功近利,創作歌曲時首先想的是怎么能出名,所以不惜用低級的模式來迎合一部分受眾的關注。”柯爾沁夫說,由於有爭議就能吸引關注,有些創作者就干脆怎么有爭議怎么寫。一旦引起爭議,歌火了,創作者也賺足了眼球。

近年來,受網路音樂、無線音樂的影響,唱片市場已經開始走入低谷。柯爾沁夫告訴記者,現下唱片是越做越不賺錢。與之相反,網路音樂的盈利開始出現迅猛增長。有統計顯示,2006年網路歌曲就盈利了50億元民眾幣。這些都在某種程度上刺激了部分創作者在創作時放棄高雅,追逐低俗。

在北京,曾有國小校長因擔心一些歌曲歌詞低俗而不允許學生唱那些歌曲。這位校長覺得,一些歌曲表達兩性之間的愛,並不適合培養青少年樂觀向上的精神,但有些流行歌曲歌詞積極向上,則是完全能夠接受的。

2006年年底,歌手楊坤在北京對媒體表示,稱網路歌手是“牛鬼蛇神”,網路歌曲“讓內地的音樂倒退了十五年”、“殘害了下一代”。儘管這種批評可能只代表了楊坤的個人觀點,但大量低俗歌曲的存在,使得一些網路歌手自己也承認,有些網路歌曲太粗俗,“簡直不能算是音樂”。

“社會環境已經不‘文藝’,而是‘娛樂’了”

“唱歌是抒發感情,好的歌曲讓人感動,好的歌詞讓人回味無窮,帶給人們的是感情上的審美享受。”知名出版人、文藝評論家解璽璋這樣說。

在中國音樂家協會江蘇省分會會員、解放軍理工大學的范忠東看來,在過去,好歌比比皆是。比如羅大佑的《童年》,“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地叫著夏天,操場邊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師的粉筆還在拼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人們在這樣的歌詞裡,體會世事變幻的無奈與迷茫,和對昔日的無限留戀與懷念。

范忠東覺得,優秀的詞作者,能把他(她)對社會的認識和理解,對人生的感與悟,對生活的愛與恨,對社會變化的悲與喜,統統化為音樂,化為歌聲,由心而動,去表達人們的悲傷與無奈,表達對中華民族優良文化道統的懷念和留戀。這正是這么多年來優秀音樂人如羅大佑、李宗盛等始終為大眾所喜愛的原因。
“藝術上,內在的美為上品。”范忠東說。

“我們現下的社會環境已經不‘文藝’,而是‘娛樂’了。”著名音樂人、華納唱片中國區前總經理黃小茂覺得,歌詞創作的低俗化比較普遍,而這種低俗化跟整個社會環境有很大關係。

黃小茂覺得,互聯網時代給社會出了一個大難題。明星正面的東西沒有人關注,負面的東西卻引人入勝。太正面的東西沒有人看。為什麼現下大家喜歡這種低級趣味?“是整個社會的問題,大家都有獵奇的心態。”

“網路開發了人性中較為低級的一面。對歌詞創作者來說,現下注重的是引人關注。”黃小茂說,很多創作者不是不知道什麼是低俗,而是有意為之。這樣的事情放在10年前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對歌詞創作的低俗化,黃小茂認為媒體也要負責,很多媒體也是追求眼球效應,只追求商業目的,客觀上為那些低俗的歌曲創作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看看那些娛樂新聞,有多少是有價值的?大多都是刺探別人隱私,如果不是天天去追蹤名人隱私之類的話題,創作的風氣會出現大的改觀。

情感釋放不等於低俗色情

面對流行歌曲,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在某外企工作的小章覺得,流行音樂的消費並非一個層面,有一部分受眾喜歡的在另外的受眾看來卻是低俗的,“像很多鄉間流傳下來的小調什麼的,其內容怎么都說不上高雅,卻深受當地普通人的喜愛。過去很火的《纖夫的愛》,裡面唱‘讓你親個夠’,有人說是感情的直接表達,有人肯定會覺得不雅。”

小章認為,如果旋律好聽,歌詞也有底蘊,這樣的流行歌曲肯定更受歡迎。

最近一段時間,本報不斷收到讀者來信,表達對當前流行音樂的看法。讀者王艷華、朱鳳麗就來信表示,流行歌曲雖然大多以情感為主題,但情感釋放不等於低俗、色情,如果歌詞內容渲染了這些低級層面的東西,就是一種文化偏離。

這兩位讀者表示,惡俗歌曲流行的背後必然有其內驅力。首先,流行歌曲必然會以商業目標作為價值取向,衡量其成功的標誌是“市場效應”,所以為了片面的經濟效應,為了迎合一部分人低層次的心理需求,歌詞不可避免地會產生媚俗取向。此時歌曲的衡量標準是能叫座就行,歌詞的藝術性被自發的市場扭曲了。

其次,是部分聽眾的非理性需求。一首歌曲是否成功,不僅取決於詞作家、歌手,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聽眾。一些文化水準不高的聽眾常以追求新異刺激,獲得感官享受為主導動機,沈迷於低調、庸俗、流氓歌曲,並為其盛行搖旗吶喊。

這兩位讀者舉例說,張韶涵的《隱形的翅膀》就是一首不錯的流行歌曲。“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單中堅強;每一次,就算很受傷也不閃淚光。我知道,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帶我飛,飛過絕望。”每個人都有一雙隱形的翅膀,那就是心中不滅的對生活的希望,歌詞告訴青年人要堅強地對待人生的無奈,這樣才會實現人生的奮鬥目標和價值。

“流行歌曲在文化偏離上也會產生某種程度的‘暈輪效應’,使偏離不斷被放大、擴散,導致部分青年精神萎靡,素質下降。”這兩位讀者表示,一方面要鼓勵歌詞創作內容健康、積極向上,另一方面要對一些內容粗俗、惡俗甚至流氓的歌曲進行整頓。

資料來源:http://tiankuoyunchi.bokee.com/viewdiary.17204610.html

Comments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has written 273 stories on this site.

Write a Comment

Gravatars are small images that can show your personality. You can get your gravatar for fre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