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娛樂市場︰網路與智慧產權的和諧與衝突【第一財經日報 2007.09.05】

  當數字娛樂遭遇中國大市場︰愛恨“智慧產權”

  田享華 王芳

  曾經號稱全國首家正版音樂網路提供商的網蛙(wanwa.com),現下就舉步維艱。其總經理張德 告訴記者︰“如果沒有國家層面的大力保護,網蛙在最近一兩個月內就要關閉了。”

  “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這句《道德經》箴言用在網路與智慧產權的關係上,再合適不過了。

  在很多人看來,網路為影視、音樂、網游等文化娛樂產業提供了廣闊的天空。在這些產業中,依靠網路大發其財者不在少數;同時,網路又讓“躬耕”於其上的眾多企業,尤其是道統的影視和音樂企業倍感頭疼──為數眾多的免費下載網站讓它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衝擊。而新興的網游產業也有此類遭遇。

  互聯網一路走來,就是一個與智慧產權“愛恨交織”的過程。

  影視公司︰借打擊促銷售

  北京紫禁城影業有限責任公司(下稱“紫禁城影業”)專項法律顧問劉明已經替公司打了兩年的版權官司。他說︰“侵權行為是越打越多,賠償是越打越少。”他最近還把某省文化廳和文物局、博物院等單位告上了法院,因為這幾家單位的網頁上提供紫禁城影業擁有版權的電影《紅色戀人》的線上播放。

  劉明說,最讓他氣憤的是,他雖與被告多次交涉,但被告仍拒絕做出任何道歉和賠償。最後,紫禁城影業向法院提起訴訟,向被告索賠33萬元,目前正在等待開庭。

  像紫禁城影業這樣的公司,每年都要花巨資打擊盜版。劉明說︰“不管是光碟銷售,還是網路下載,任何一端(的侵權打擊)遺漏了,公司就得賠本。”

  當然,打擊網路侵權本身只是手段,進軍網路才是影視公司的最終目的,畢竟連沒有版權的網站都可以借線上播放和下載盈利,有版權的公司就更想分一杯羹了。

  據業內人士透露,現下影視公司一般先把每部電影的網路傳播權以8萬~80萬元的價格賣給ICP(網路內容提供商),而ICP一般並不擁有獨家網路傳播權,而是有一定的地域限制。它再透過自己的管道,把電影的網路傳播權賣給各種提供線上播放或下載服務的網站,一一收取費用。一般一部熱門的電影,影視公司會賣給幾十家ICP,斬獲幾百萬元。

  “一般是先起訴,或請求用行政手段清理一批侵權的網站,然後(電影的網路傳播權)才會賣得好些。”劉明說,“從字面上說,網路傳播權只意味著線上瀏覽權,而下載已經是複製權了。但一般來說,權利人都不再追究了。”

  因為近年來的智慧產權維權風暴刮得較猛烈,一些電影網站已試圖開拓新的領域,畢竟靠侵權獲利不會長久,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盯上”了。

  李夢奇所在的時光網就是如此。他是該網站的電影編輯。該網站是全國最大的電影中文訊息數據庫,擁有數萬部中外影片的數據。

  “我們只提供影片的文字訊息,比如導演、演員、內容簡介,還有一些影評。”李夢奇說,時光網並不打算上傳這些電影供瀏覽或下載,一是因為獲取這么多影片的版權,成本比較高,如果提供沒授權的電影,訴訟的風險就會很高,“更何況,現下網民下載電影也多半不習慣付費,由於有‘電驢’或BT之類的免費下載工具,向網民收費難度很高。”

  所以,時光網只打算做一個電影社區,以與電影有關的博客和論壇為主打品牌。“《變形金剛》的導演已經把自己的中文博客開在了時光網,這就是一個品牌。”李夢奇說,目前時光網還沒有盈利,要等數據庫完成後,才會逐漸形成商業模式。當然,他們現下也比較在意智慧產權,因為他們撰寫的一些影評和內容簡介會被其他網站轉載,“如果是少量的轉,那沒什麼問題。如果是大規模的,我們也會提起訴訟。”

  唱片業︰借力橫掃侵權?

  唱片產業遭遇的侵權,可能比影視產業更普遍。正如新浪樂庫的編輯邊江所言︰“音樂網站本質上是一個門檻低的行業,誰先佔領,誰就得利。”

  環球、百代、華納、SONY、滾石五家唱片公司今年3月已整體授權新浪樂庫。這五大公司在全球範圍內的市場份額超過80%,將向新浪樂庫提供超過30萬首正版歌曲。此外,國內的其他200多家中迷你大碟公司中,中型的也已基本授權。“這意味著,新浪樂庫會在第一時間拿到這些唱片公司新出的歌曲。”邊江說。

  正版音樂提供商首先要做的,就是與非法下載網站一較高下。據了解,目前提供音樂免費下載的網站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將MP3儲存在網站自己的伺服器上供用戶下載;另一種是提供歌曲搜索服務,但網站只提供很少甚至不提供MP3,而只提供超級鏈接,網民點擊後轉至其他網站進行下載。一旦出現侵權行為,後一類網站的責任較輕,因為超級鏈接可能不涉及侵權,但若著作權人有要求,網站要立即修改鏈接。而前一類網站提供未經著作權人授權的免費MP3下載,屬於侵權,與音樂網路版權有關的官司往往就是這樣產生的。

  除與盜版音樂作鬥爭外,正版音樂的網路服務商之間的競爭也越來越激烈。於是,做大做強就成為它們唯一的出路。“當非主流歌曲的數量超過主流歌曲時,聽眾就不會只選擇頂端那20%的主流歌曲,而會更多地選擇非主流歌曲。那麼,樂庫要做的就是先做到量大、內容全,培養聽眾的聽歌習慣。”邊江認為,這種發展策略給新浪樂庫帶來了每天400多萬點擊量,以及由此而來的廣告收入。

  新浪近年來累積了大量手機鈴聲和彩鈴。這也有助於新浪樂庫鞏固強勢地位。業內人士指出,新浪樂庫以海量的正版音樂為基礎,在為網民提供高品質的線上及無線音樂服務的同時,也將改變道統SP企業“押寶”少數流行歌曲、依靠高投入的廣告推展來獲益的模式,從而開創新型的“互聯+移動”的音樂合作模式。

  而A8音樂公司的執行模式不同。該公司向國內3000多家音樂網站提供幾十萬首正版歌曲,從而成為中國最大的正版音樂網路聯盟,它每年用於支付版權的費用就超過3000萬元。

  至於其他無法應對盜版與正版雙重挑戰的音樂網站,往往只有關門大吉。曾經號稱全國首家正版音樂網路提供商的網蛙(wanwa.com),現下就舉步維艱。其總經理張德 告訴記者︰“如果沒有國家層面的大力保護,網蛙在最近一兩個月內就要關閉了。” 比起兩年前,他現下對這一產業顯得更沮喪──目前網蛙的主要收入來源還是收費下載,但每個月的下載收入不超過1000元,“事情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好。正版網站的日子都不好過,或者說,仍然不好過。”

  張德 認為,現下國內的同行還談不上競爭,因為大家都面臨著同一個侵權的問題。他說,他原本一直寄希望於大環境能改善,例如出台一些措施並有效執行,但事實上,“情況沒有太大改善──一是行業大環境還不好,二是用戶沒有付費下載的習慣。”

  網游業︰已形成聯合打擊的默契

  “我老公和幾個朋友都被公安抓了,因為他們在做盛大遊戲的外掛,”譚女士(化名)3日在電話中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他們只是覺得好玩,做外掛賺了一些錢,又拿去玩遊戲了。”話雖如此,她自己也承認收來的錢可能有上百萬元,而她丈夫與朋友目前都已被浦東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外掛本身只是一種惡意破壞程式,不具備獨立的功能,只是用來修改、破壞合法出版的網路遊戲的設計與架構。最早的時候,透過外掛營運程式與合法出版的網路遊戲程式掛接,可以讓用戶迅速提升遊戲水準。當然,這對不作弊的玩家是一種不公。

  這種不公平感如果蔓延,那麼追求真實、公平的玩家自然就會拒絕繼續玩相應的遊戲,這樣就直接損害了網游運營商的利益。而使用外掛者要向外掛提供者支付一定的費用,譚女士的丈夫就是這樣獲取大量非法收入的。

  這樣的案例對於盛大來說,已經有點司空見慣了。上海盛大網路服務發展有限公司新聞發言人諸葛輝告訴本報記者︰“今年上半年,我們總共打擊的私服、外掛、盜號等案件有近200起,其中涉及刑事的占10%。” 諸葛輝強調,近年來盛大打擊的此類案件數量在上升,這是由於打擊力度加強、公安部門的配合也增強了。

  “對於侵犯我們權利、損害玩家利益的行為,我們從來都不會放過,不會留情。要想做這一行,必須走正途。”諸葛輝說,光是去年,盛大就投入800萬元專項資金打擊這類侵權,“現下全社會形成了打擊侵權的共識,總體上說,這類侵權行為正在持續下降。打擊的效果也非常明顯,對於公司的收入和玩家的感受,都有正面的影響。”

  但諸葛輝也承認,私服、外掛這類侵權案件不可能一掃而空,但盛大作為行業的領頭羊,也一定會是打擊侵權的領頭羊。

  至於網遊行業是否會聯合起來打擊外掛、私服,諸葛輝認為,現下大家已經形成了合作的默契,但還沒有形成聯盟。

轉載: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05日16:17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has written 274 stories on this site.

Write a Comment

Gravatars are small images that can show your personality. You can get your gravatar for fre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