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看春天吶喊 (二)

1999年,傑克工作室見春天吶喊有利可圖,與原場地(原本春天吶喊位在墾丁大街旁,高山青旅館隔壁的空地上)主人連手搞了一個「海天搖滾」,將正宗春天吶喊趕入對面山裡。台北音樂圈因為這因素鬧得沸沸揚揚,傑克工作室變成公幹標的,但也因為這個轉折點,讓正宗春天吶喊名氣一下子暴增數百倍,因為台北音樂圈為了反制,魔岩旗下歌手五月天、張震嶽、楊乃文均對外發表聲明聲援春天吶喊,讓原本只是一個獨立音樂圈的盛事,一下子變成一個充斥迷哥迷妹的嘉年華會。這一年的春天吶喊,因為五月天的表演,場內飛舞的不再是酒瓶,而是螢光棒。

如果WOODSTOCK出現螢光棒,那畫面呈現的娛樂效果,絕對會榮登美國的娛樂頭版,然後偌大的標題上寫著:Are u sick?WOODSTOCK!!!。

五月天一直都是春天吶喊的常客,過去還沒發片時,台下觀眾三三兩兩,路過民眾居多,但當時大家都非常珍惜這表演舞台,獨立、創作、悠閒是主要課題,玩樂是終極目標。當人一變多,玩樂已經變成奢侈,墾丁大街擠得跟台北忠孝東路商圈一樣,墾丁的太陽、海灘與音樂,已經被人潮、汽機車給霸佔了大部分版圖,所剩的玩樂部分,大概就川流不息的比基尼辣妹穿梭其中。

春天吶喊塑造的獨立音樂朝聖光芒,在1999年後蕩然無存,2001年最終役,讓我春天吶喊記憶就此畫上休止符。

『台灣聽樂團的人變多了。』有個在音樂圈多年的朋友樂觀的跟我說著,可是我心裡在想,確實聽得人變多了,確沒有適時的反應到獨立樂團的唱片銷售量,從過去的首批五百張(大概賣個一年的時間),變成一兩千張,是真的有變多了,但我的觀察是,資訊發達與表演舞台變多,造成販售管道暢通,讓本來就喜歡band sound的朋友有機會買到這些獨立樂團的專輯,但實質市場並沒有多大的改變,新增加的聽眾在乎的是現場熱鬧的氣氛,而不是台上表演的樂團到底在傳達什麼。

過去春天吶喊受媒體矚目的地方,是在音樂,而現在,是滿場的比基尼辣妹。

1999 04** 兔年叫春 夾子電動大樂隊-挫賽進行曲+轉吧!七彩霓虹燈

2001 04** 蛇年叫春 濁水溪公社-強姦殺人

待續~~~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has written 274 stories on this site.

One Comment on “老人看春天吶喊 (二)”

  • dadacity wrote on 22 四月, 2007, 3:33

    我今年也沒去~每次想到塞車我就頭皮發麻

Write a Comment

Gravatars are small images that can show your personality. You can get your gravatar for free today!